24岁的他就主笔《新周刊》,这位杂志的弄潮儿,在法租界内开了家上海文化地标。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有一家书店藏身于

老上海的法租界旧洋房内

在短时间内就成上海的一文化地标

时装周来了

李宗盛 蔡康永 陈漫

也出现了这里

……

如果说“衡山和集”,

是上海的网红书店,

那么这家书店的主人:令狐磊,

则可以说是当代杂志与创意间的弄潮儿。

令狐磊在24岁时就已经出任,

《新周刊》主笔成为轰动一时的传奇人物,

他对中国期刊保持着长期客观,

且深入的观察与考究。

早在大学时期,

狐磊就开设了个人主页,

向读者国内推荐最新的,

国外杂志资讯。

在大学时还广泛阅读国际原文杂志,

并对其有着深刻的理解,

毕业不久便踏入《新周刊》,

开启了自己的媒体人生涯。

后来他又转战杂志——《生活》,

工作10年后,

在上海繁华的街市里,

开了一家别有格调的书店——

取名:“衡山合集”

大概就像他说的一样,

这不仅仅是一家书店这么简单,

这里是上海的另一种生活,

他想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通过这家书店传递给更多的上海人。

他说自己是个杂志癖,

如果可以的话,

他也想叫自己“杂志人”,

杂志对于他,就等同于生活,

所以在衡山合集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

甚至没听说过他们名字的杂志。

在做《生活》的这10年里,

他几乎把对生活的理解,

埋入了每一寸可以触及的地方。

衡山路应该算是,

上海景观最好的一条路,

两边的梧桐树非常高,

他想在在这里,造一个杂志博物馆。

过去的十多年,

一直是在纸上呈现,

对生活的看法的他,

不再只局限于平面。

在酝酿整一年之后,

这个小洋楼变成了这样,

一楼是电影主题空间,

你可以在,

Cafeshop慢慢看一本书。

二楼是摄影师,

艺术工作者 创意人或各种,

混合生活形态族群的归属地。

三楼,

就是他的杂志博物馆,

12米长的杂志墙。

陈列着令狐磊精选的500多种杂志,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是大陆范围最全最专业的,

国际杂志店了。

在这里阅读饮咖啡,

欣赏摄影展品味时装,

制作手工,

……

杂与志,

杂是多元混合,

志是一种理想,

混在一起。

但在拉丁文里面,

magazine它的词源,

是来自于仓库,

或者来自于一种,

所谓的抽屉。

所以这很多这样带着,

老旧尘土味的书柜,

里面堆满了书,

同样不可分割的还有文化与艺术,

正如他所言,

杂志是平面设计和编辑学的,

艺术品 装祯艺术 生活的艺术,

生活形态的艺术,

而这场艺术之旅的茶马古道,

从未有过尽头。

在拜访了“世界最美书店”,

Cook+Book之后,

他忽然发现,

书店和餐厅开在一起,

居然可以这么美妙。

中国有千万家餐厅,

但却没有,

一家美食图书馆。

于是他请来上海甜点大厨——

Brian Tan,

唇舌之外你可以在,

餐桌旁的书架上取下一本,

专业美食书。

入夜时还可以,

点杯威士忌和特调酒,

就如同伍迪艾伦的,

《午夜巴黎》里那样。

也许网络已经让人们的生活,

无限碎片化,

生活节奏也相应加速,

但是人们似乎仍然,

愿意去寻求慢节奏的绵长,

精神滋润。

我们的生活也许不完美,

但也没有那么差,

至少我们要对这个世界充满想象。

做理想的事情很难,

但他还是相信,

这个时代需要一些人,

去做一些,

正确而美好的事情。

如老舍所言——生活是一种律动,

须有光有影,

有左有右有晴有雨,

趣味就在这,

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微微暗些再明起来,

则暗得有趣而明乃更明。

– END –

你认为“不过时”的生活是什么?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