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24年再聚首,那些笑着流泪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时隔24年,《我爱我家》主演重聚首。

舞台上,他们坐在当年的位置上,重现那张温暖的合影,还特地给“爷爷”文兴宇老师留出位置。

文兴宇老师已经走了10年。

这个猝不及防的回忆杀,瞬间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让我们想起那个吵吵闹闹的、温暖的家。

想起那个为人傲娇、满口官腔,喜欢忆苦思甜、回想光荣事迹的退休干部傅老。

想起在机关工作的大儿子贾志国,虽有点小心眼,但很温暖。

想起贾志国的妻子、在曲艺团工作的和平,她出身微寒,嫁到中产之家贾家后,心里总有隐隐的自卑,她爱吹牛、爱贪小便宜,但勤俭持家,爱护家人,热心助人。“我为你们家,养老的生小的,缝新的补旧的,熬稀的煮干的呀”,是她最经典的台词之一。她使我们想起自己的母亲,很亲切。

还有机灵可爱,臭美任性的孙女圆圆,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二儿子贾志新,以及状况频出的保姆张凤姑。他们是我们在那个年代的集体回忆。

二十几年过去了,《我爱我家》依然是很多70后、80后,甚至90后反复观看的经典。它之所以能有如此持久的魅力,首先,自然是因为它能让我们笑。

时下的喜剧影视,大都是各种段子的生硬拼贴。看着搞笑的桥段,夸张的表演,我们会笑,但总能觉出这些笑料中,有费劲的痕迹。相对于这类生硬的搞笑,《我爱我家》则是更高级的幽默。

剧中包袱抖得轻松爽脆,行云流水,而且,与人物的身份性格完全符合。

贾志新

如《也算失恋》那集,贾志新撩燕红时,吊儿郎当,满嘴跑火车:

志新:个人问题还没着落呢吧?大龄女青年是比就业更严重的社会问题!多少不 安定不团结的因素打你们这儿来呦……

燕红:别说这么损啊,你自个儿不也打着光棍呢吗!

志新:那我是眼高!多少姑娘追我!漂亮的、有钱的、包括洋妞、结过婚没结过婚的……我这么跟你说吧,排队,拿号!按单双日,分初赛复赛!像你“老玉米”似的,送上门儿,我都得掂量掂量!

……

和平

再如《潇洒走一回》那集,和平走穴回家后,与丈夫志国、女儿圆圆短短的几句对话,就将她爱吹牛,挣了点钱后自信心膨胀的心理表露无遗:

志国:累了吧?

和平:不累,还行,就是观众忒热情,老鼓掌让我返场我受不了,哎哟阿敏才返一回,我返三回!哎哟,麻烦你给我倒杯水。

志国:唉唉(忙去倒水)。

圆圆:妈,今天演出都谁去?全是大腕儿吧?

和平:也就那么回事,也就是阿敏阿玉阿英,阿东阿欢阿庆,说相声的阿昆阿巩阿侯……啊不,是阿文,演小品的阿宏阿山阿丹,说大鼓儿的,(边说边接水)腕儿最大的就是你妈了!这水怎么那么烫啊,给我兑点儿凉的。

志国:唉!

圆圆:妈,那您现在,跟他们都认识了?

和平:反正他们让我签字呢,我都给签了。你妈这人,从来没架子,尤其是跟阿巩说相声那阿群还集邮,弄二十多个首日封让我签呐,呵,累得我这腰酸手痛的,讨厌!

贾志国

《聚散两依依》那集,志国得到分房名额,要带家人搬走,傅老非常生气,和平在旁哄劝,一句一句,引着傅老同意他们搬走。但分房的事黄了后,各人顾各人,互相说坏话,讨好傅老,想留下来,傅老心知肚明,傲娇起来,与众人一逗一捧,简直就是在说相声:

傅老:人老了图个什么呢?不就是图个心里痛快嘛,以后你们都得顺着我让着我!

众人:唉唉。

傅老:谁也不许得罪我,我说东,你们不许说西!

众人:唉成!

傅老:我说打狗,你们不许偷鸡!

众人:偷鸡干嘛啊,不偷鸡,不偷鸡!

傅老:这就对了,我说长,你们就说不短!

众人:不短!不短!

傅老:我要说方,你们就说不圆!

众人:不圆!不圆!不圆!

傅老:我说公鸡能下蛋,你们就说——

众人:亲眼见!亲眼见着的!

傅老:对对对,我说砂锅能捣蒜,你们就说——

众人:打不烂!打不烂!

和平妈妈

《今天的你我》那集,和平妈妈为解决志国变心的问题,找上门来,和傅老的对话完全是顺口溜儿:

老和:您是谁他是谁呀,您是老革命,旧社会您吃过糠、抗日战争您扛过枪、解放战争您负过伤、抗美援朝您渡过江,您是经过考验呐!

傅老:那当然了,不过志国是我儿子,我身上那么多的优秀品质,多少也得继承一点么!

老和:他没经过考验哪,也就忆苦思甜吃过糠啊、民兵训练他扛过枪、文攻武卫他负过伤、游戏比赛他渡过江啊,您能扛得住,他可不见得扛得住啊!

为选出这些对话,真的是选择困难症都要犯了。毫不夸张地说,类似的桥段不胜枚举,每一集、每一句都非常精彩。

梁左

《我爱我家》的剧本出自梁左之手。

梁左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梁达曾任《人民日报》的副总编辑,母亲谌蓉是《人到中年》的作者,他本人也毕业于北大中文系,是非常优秀的相声作者,曾写过《虎口脱险》《电梯奇遇》《如此照相》《服务态度》等经典相声。

相声界常常感叹,中国的相声作者太少,一共也就两个半,那“半个”,指的就是梁左。王朔对梁左毫不吝惜夸奖:“相声由于他的介入,曾有过一番中兴迹象;情景喜剧,说他是第一人略嫌肉麻,却也基本属实。”

值得一提的是,梁左作为《我爱我家》的总编剧,在片头字幕上打出的职务是“文学师”。我很喜欢“文学师”这样的称呼,因为《我爱我家》的剧本,绝不止于幽默逗乐,还有更深层次的讽刺、批判与隐喻。

傅老

如《捕鼠记》一集中,傅老和孙女圆圆讨论如何消灭家中老鼠的那段对话:

傅老:“不光打架,还得挑动它们自相残杀,这个具体的办法就叫做这个——以鼠灭鼠法,啊!先逮住它一只大老鼠,最好还是公的,然后在它的屁股里塞进一粒黄豆,啊!再用线把它缝死,然后把它放回窝里去。这个老鼠它无法排泄,它就很难受啊,而且那粒黄豆呢,还在继续地膨胀,那当然就更难受了,这个,于是闹得它逮着谁咬谁,把这一窝老鼠全都咬死,最后它自己,也活活地憋死啦!”

圆圆:“真惨,我想它当时一定疯了,因为它咬死的都是它们自己家的人。”

傅老:“自己家的鼠!”

圆圆:“反正是它的太太啊,孩子啊,兄弟姐妹什么的,只要它一清醒过来,一定会后悔万分的。”

傅老:“圆圆,你这个情绪很不对头啊,消灭老鼠这是对敌斗争嘛!”

导演英达

讨论的是老鼠,其实指的是人。剧中还有很多类似的影射,也提到了很多现实问题,家长里短,人情冷暖,语带双关,放在现在,大概过不了审。因为这些隐喻,以及剧中这一家子姓贾,很多观众将《我爱我家》看做现代的《红楼梦》。

当初拍摄时,导演英达就坚持找大学生做现场观众,而不用更具幽默感的胡同老住户,就是因为有些地方,没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是很难懂得的。

诚如英达所说,《我爱我家》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梁左对现实的洞察与犀利的批判,而“现在我们写喜剧,全都弄得特别柔软,谁都不伤”,因而从《我爱我家》后,喜剧便走了下坡路。

令人遗憾心痛的是,2001年5月19日晚,梁左因突发性心肌梗塞,在家中去世,年仅44岁。见到他的人说他面带微笑,很安详,桌上的录音机正循环播放着民乐改编的《梁祝》。

此后,我们可能很难再看到像《我爱我家》这么经典的喜剧了。

英达和梁左

我想,《我爱我家》在这么多年,能持久而广泛地受到观众的喜爱,一部分,是因为它逗、接地气,能让我们笑;一部分,是因为它有很多讽刺与隐喻,耐咀嚼;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它有我们普通人对美好家庭的所有期待。

人生如寄,我们短暂的生命不过是永恒光阴中的插曲。但在《我爱我家》中,他们快乐时一同欢笑,难过时互相安慰,争吵时主动让步……他们为生活、为家庭、为彼此努力,他们互相依靠、互相陪伴……

像片尾曲《你是我的家》中唱的那样:

你是我记忆中忘不了的温存

你是我一生都解不开的疑问

你是我怀里永远不懂事的孩子

你是我身边永远不变心的爱人

你是我迷路时远处的那盏灯

你是我孤单时枕边的一个吻

你是我爱你时改变不了的天真

你是我怨你时刻在心头上的皱纹

你是我情愿为你付出的人

你是我不愿让你缠住的根

你是我远离你时永远的回程票

你是我靠近你时开着的一扇门

……

我们多么希望,也能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家,在爱中,过完我们短暂而平淡的一生,收获内心的平安。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朗读者》最后压轴,张艺谋排队将其作品搬上荧幕,他...

他写尽了当时社会的痛:那个冰冷的年代,人心涣乱,食不果腹。

镜头筑就城墙,摄影创造边疆,用心去保护那些可怜的动...

用镜头筑就城墙 用摄影创造边疆 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