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厨子界的文青,把爱好变成职业,自然简单就是美味。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在北京的心脏地带,一些小餐馆正在胡同里缓慢的成长,与毗邻几条街外,中国快步流星的发展大环境下形成了迥异的对比。

 


 

 

当年原为居住区的狭窄弄巷,

今天已转变为独具匠心的餐饮地带,

继续散发着老胡同静谧的气息。

我们受邀在这样的地区,

为一位自学成才的非凡厨师:耀扬,

打造一间别具一格的餐厅。

 

 

 

 

70后的他国外游学期间在餐厅工作,

由此热爱上了厨房喜爱美食和烹饪,

梦想成为一名厉害的厨师,

喜欢美国厨师安东尼,伯尔顿。

 

 

 

 

很多人对耀扬的评价都是:

“厨子界的文艺青年”。

他去过很多地方,吃过许多美食,

并因食物结缘,

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

 

 

 

 

从纯粹喜欢美食,到自学成厨,

再到两家人气餐厅的经营者,

每个阶段的转换,

搭配脚踏实地的操作能力,

难度可想而知。

 

 

 

 

更惊讶于他在,

忙碌的餐厅经营节奏背后,

仍有时间精力去思考,

餐厅这一平台的更多可能性,

并去规划、组织、张罗,

合作更多有趣的“食事”。

 

 

 

 

一直追寻着自己的梦想,

最终把爱好变成了职业,

2006年在北京经营了

第一家属于自已的西班牙餐厅:藏红花

六年后在西藏拉萨又开了新餐厅,

能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关于,

烹饪、美食和餐厅的美好体验。

 

 

2006年开始经营藏红花餐厅,

在烹调地中海和西班牙菜时,

他希望打破界限,加入更多东方元素,

做出有自己风格的美味食物,

同时坚持选用高品质食材,

尽量体现食材本味。

 

 


 

 

餐厅是在一座废弃的旧工厂基础上改建的,

高大通透的厂房被主人艺术地隔成了双层,

极富艺术的铁艺门窗、

异域风格的装饰物、

晶莹剔透的高脚杯与彩色手绘的平盘,

无不透着年轻主人对西餐的痴迷和投入。 

 

 

 

 

耀扬在厨房掌厨,妻子前台服务,

两个主人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

招待着中文不太好却爱钻胡同的老外们。

 

 

 

 

拿手的煎小羊排、

西班牙海鲜饭吸引着不少回头客。

两对情侣默契的合作和热情的招待,

令前来就餐的食客,

不自觉地被他们的快乐所感染。

 

 

 

 

人的想象都很美好,

我也一样,希望老的时候,

早晨去海边钓鱼,然后做饭。

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不太安于现状,

那时候一想到自己五六十岁的生活,

就会内心惶恐,就想着一定要改变。

 

 

 

 

在经历这条胡同从不起眼的“波波族”据点,

逐渐成为游客如织的旅游景点的人看来,

耀扬的餐厅是出品与服务

是最让人心安和稳定的所在。

就在“藏红花”食客络绎的当口,

他在正对面开了这家新餐厅:CHI。

 

 

 

 

2013年开始经营Chi餐厅,

根据季节和厨师创意定期更换菜单。

曾举办Chi for Love等慈善活动,

希望可以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贡献自己的温暖,

Chi餐厅从烹饪和食材中找到一些灵感,

希望给大家带来四季的变化和感受。

 

 

 

 

清爽无心机的荷兰豆、小萝卜、菊花菜,

经过稍稍腌制,

味道淡雅而带着幽幽回味的,

菜花、藕片、红菜头,

味道古灵精怪的腌辣椒圈,

各种食材都在里面和平相处。

 

 

 

 

做一次西餐与中餐结合的创意套餐,

也许对许多厨师来说并不是个好主意,

每个客人对中餐都有自己的见解,

如何不被这些对中餐的预期打败,

又能给大家带来惊喜,

这是让耀扬觉得很有挑战的地方。

 

 

 

 

日上三竿,

三两好友、带着孩子的一家人,

甚至“独食者”,推开自家门般登堂入座。

耀扬在操作间与用餐区间穿梭招呼。

“吃”这一活动与空间、氛围互动,

比米其林餐厅自在,又比私房菜酷。

 

 

 

 

夏天,白天的CHI,

到半夜就是一个小酒吧,

这样可以实现空间的共享与充分利用。

像 CHI 这样灵活度比较大的空间,

适合做这样多维度的跨界尝试。

 

 

 

大家对外卖的概念总是“凑合吃”,

其实外卖也可以很概念化很有品质。

他想象有一天,和朋友们外出郊游,

这家餐厅给大家送来全套定制的外卖。

 

 

 

 

专门制定的适合保温的菜式,

有别于传统饭桌上吃的食物,

有自己设计的外卖食器与餐具,

让外卖也变得有品质。

 

 

 

 

“厨子界的文青”这个称号若能扩写,

更准确地讲,耀扬是:

“理想主义的厨子和脚踏实地的文艺青年”,

他的故事不少,但他也算不上太能言善道,

哪天若有心情,不妨来 CHI 一坐,

十有八九会碰上正忙碌的他,

那就先顾自己吃吧,太多故事都在美食里了。

 

 

 

以前会经常给太太做一些好吃的,

或者有了新想法,尝试创新一些新的菜品,

让家人来品尝鉴定;

也会做一桌丰盛的饭菜,邀请朋友们小酌一番。

这是我的一个乐趣,不过随着工作越来越忙,

现在自己下厨的机会越来越少,

反而家里的阿姨做的比较多。

不过不用做饭了,

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虽然从业西餐很多年,

但在耀扬心中最爱的还是中餐,

其实简单的家常菜的味道是最美味的,

耀扬说,好吃的,

不一定非得是大鱼大肉。

 

 

 

 

乡舍,这是他们在京郊的家,

周末常来住,

女儿从很小的时候,

李羊和耀扬就常常习惯于带着麦麦国内外游走,

和“乡舍”相遇,是经由朋友推荐,

他们希望给一家人,

给女儿有一个与自然相知的院落。

 

 

 

 

选择在哪里生活,怎么生活,

根本是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

有所取舍,让梦想与现实有关,

这是一个人、一个家轻装上阵的法宝。

 

 

 

 

没有各种扑面而来的广告,

在这里可以悠闲地交谈,

似乎一切都变得有耐心变得有时间,

院落里的果树、蔬菜,春播秋收,

天地滋养给予我们能量。

当一切变得松弛和舒适时,

自然人可以安静而专注,稳稳从容地做各种事情。

 

 

 

 

女儿麦麦如今六岁,麦麦出生不久,

在耀扬的博客曾转发过一封来自好友的信,

这么描述孩子到来的意义:

梁文道的随笔集《我执》附送书签上有一句话:

读书好,起码读着读着不知老之将至。

 

 

 

 

孩子应该也有这种功能,

看着他们长大,看着看着,

让人不觉老之将至,

话语不太多的耀扬面对自己的孩子,

那样的温柔让人捕捉到血脉相承的奇妙之感,

窝心又感动。

 

 

 

 

李羊身上带着自然的气息,

当她凝视一草一木的时候,

这种专注让人着迷;

站在她身边,

会感受到一份乡野泥土般的温润,

也就理解了她和耀扬、麦麦之间的默契。

 

 

 

 

这是爱的默契,是温柔的力量,是谦卑的品性,

认识她的人总说,

她笑起来好像整个太阳都发光了,

能笑得这么灿烂得女孩,

当然是幸福的。

 

 

 

 

耀扬曾跟李羊感慨: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不要‘吃咸菜惦记着肉香,喝茶觉得没有饮料解渴,

有娃就要过好有娃的日子,没娃也有没娃的精彩,

人生一世,随波逐流,

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并不容易。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他们花了33万,把家搬进了英国皇家的直升机

生活不是等着被改变,有梦想就行动。

同样是短发,为什么别人就比你的好看?

炎热的夏天,浅川的高中把青春的故事又讲了一遍。最近...

生于名流之家,却无惧大尺度出镜,优雅与狂野并存的法...

无惧旁观者的言论,在岁月的玫瑰中愈开愈烈,在她的身上,柔情与危险并存,她用每一个复杂多变的角色,演绎着最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