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为“琴坛吴秀波”,一张琴卖12万,人们却愿意排队等3年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琴者,禁也,

禁人邪恶,归于正道,

故谓之琴,是君子之器。

因此,自古以来,

能够制出一张好琴的斫琴师,

德行一定与之相配,受人敬仰。

古琴素有九德之说,

奇、古、透、静、

润、圆、清、匀、芳。

在当代物欲的洪流中,

虽然,已经很少有人能静下来聆听琴音,

但总有一些人,坚守着这些宝贵的传承。

他是梵戈,

一位爱琴如命的60岁斫琴师,

有着发白的络腮胡和俊朗的面容,

没有任何社交账号,但有一大波迷妹,

被人称为“琴坛吴秀波”。

受父亲的影响,

他在幼时与古琴结缘,

初听琴声,袅袅琴音便让他格外欢喜,

于是,在求学,一点点成长中,

古琴渐渐成为他的一生的陪伴。

2002年,一场大病突如而至,

原本事业有成的他躺在病床上,

恍然间大彻大悟,心中涌出一股冲动,

决心将余生倾注到音律之上,

斫制出一张前所未有的好琴。

他说:“是小时候种下的,

那颗对声音向往、憧憬的种子,

开始发芽了,成长了,变成了大树。”

那一刻,内心的洪流裹挟着自己,

仿佛与古琴融为一体。

古琴的制式 “取像人形”,

有琴额、琴颈、琴肩、琴腰、琴尾,

一把好琴,一定比例匀称,制作精美。

“嘘,静静地听”

梵戈相信,

一床琴的生命,在于一块会唱歌的木头。

也就是古人传下来,

一把好琴的四个标准:“轻、松、脆、滑。”

 

故而,

制琴的木料一定要精挑细选,

甚至一整片森林中,

不一定有一棵适合制琴的。

所以,碰上古村落拆迁,

他就马上赶过去,

把别人遗弃地房梁一根根拆下,

挑出一两根能用的老杉木,

就能开心好几天。

带回工作室的木料,

也不能马上使用,

还要再等上3-5年的时间,

木料的形态才会逐渐稳定。

梵戈常说,

时间,才是最伟大的斫琴师。

等待的时候,

他就背着背包,到天宝旧货市场

淘自己需要的宝贝。

随着古琴的没落,

国内已经很难找到制作古琴的工具,

所以梵戈常常自己寻找、改制。

老凿子二十一个,老刀片三十一双,

将淘来的各种铁具玩意,

经淬火、修制及打磨等改造,

就变成了合心意的古琴制作工具。

工具准备好,

等到木头“醒”过来,

一把好琴就能开工了,

首先便是定形、开板 。

按照设计好的模板勾画出琴的外廓,

然后用曲线锯开板,

这是整个过程唯一一个非手工的步骤。

板型定好,就是制作琴面了,

琴面的弧度,是否平整,

关系到弹琴时手指按下的距离,

必须用纯手工慢慢打磨,感知,

每一下都不能出错。

比方说这儿挖厚一点,那挖薄一点,

弧度大一些,弧度小一些,

很容易就影响到最后成品的音质。

即便做出了自己想要的声音,

还要看是否饱满动听,

再进行更细微的打磨。

多一分则长,少一分则短,

音律之事没有统一的标准,

全靠斫琴师对自身经验,

和手上功夫的掌控。

 

 

琴底和琴面初具雏形的时候,

就可以上绷子试音。

有了现代技术的帮助,

追求声音极致表现的梵戈,

会在每个环节都进行试弹和录音,

进行反复的比对和调整,

这个过程常常要半年甚至更久。

 

 

调音逐渐成熟,

便将琴面和琴底用胶合在一起,

静待干透就可以上灰胎了。

灰胎的厚薄松紧,打磨程度,

直接影响琴板的振动共鸣,

最终影响到成品的音色。

经过层层的打磨和大漆涂刷,

琴面逐渐变得润泽光滑。

 

漆面完成后配上岳山承露等配件,

再上琴轸、琴弦进行调音,

一把古琴,才终于,

发出来真正属于它的声音。

梵戈制成的琴,与传统古琴不同,

版型更加优美,声音更加均衡、通透,

他为其取名禹冠式。

这样一床琴售价高达12万,

而古琴爱好者还要等上三年,

才能弹得到。

两千多年前,

伯牙与子期相遇,千古传知音,

只是后来,弦断无人听。

两千年间,古琴经唐宋辉煌,

至今,却真的“希声”了,

比伯牙还要孤独。

梵戈说,

斫琴这件事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种兴趣,

或者是生活的一部分内容,

它早就与我的生命深深的融为了一体。

一把好古琴的个性,

由木生发,也由斫琴师赋予,

这就是梵戈的追求和坚持。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一出手就折服张艺谋,让中国风美到极致。范冰冰、孙俪...

提起他的名字,你或许觉得有些陌生。但他经手造型的电视剧,却曾经承包过各大卫视台的黄金档,引爆一轮轮对影视剧审美的讨论。

​西装+裙子=2018入秋最省力、最美公式!

穿上西装+裙子的你,又美又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