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茶陶匠人:我做出什么, 便是什么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 

茶陶匠人张琳莉

温润的白釉,

似冰柔的美玉。

 

流动的青釉,

似起伏的青山。

 

揉泥、拉坯,

上釉、入窑……

仅仅挑出几个重要的步骤,

也会让人不禁感慨,

新石器时代古老先民的智慧,

能将一捧不成形的泥土,

变成古拙典雅的陶器。

 

在成都郊区的蓝顶美术馆里,

张琳莉就是这样一个

专做茶陶的匠人。

一做就是15年。

景德镇陶瓷学院陶艺专业毕业,

后又转赴韩国深造。

2009年,

张琳莉为所爱之人来到成都,

开起了自己独立的工作室和体验馆。

 

在成都独立做陶的她,

有很多与其他陶艺匠人不一样的地方:

不参加比赛,

不赶制客人订单,

也不批量生产;

假如一窑烧坏了,

那么预订的客人只有等。

 

“我做出什么,

便是什么,

但给你的,

一定是当时我所能达到的最好状态。”

 

秉持这个原则,

只为不急不徐、

平常心去做陶。

充分尊重泥性,

才能做出自己满意的作品。

 

所以,

当张琳莉的茶陶还在窑中,

很多爱好者就早早预订等候了。

还有很多白领、父母,以及孩子,

争先恐后跑到她的工作室,

一起学做陶。

 

2009年,

在由成都商报发起的活动中,

张琳莉入选成都十大匠人新力量。

名气与口碑之下,

张琳莉一如既往地做着茶陶,

每天在朋友圈分享陶艺和心得,

甚至会贴出烧坏的陶器,

毫不掩饰自己尝试过程中的失败。

 

如她所说:“承受失败,也是做陶的一部分。既然急不得,不如慢下来。”

 

她坦言自己内心里,并不太喜欢繁华的都市生活,但烟火味也是她生活的另一面。她也像其他人一样穿梭于城市,也有平凡温馨的家庭需要照顾。

这个山东妹子身上,有着外表温和,内心刚强的一股韧性,有着一股安静而专注的力量,和她的茶陶一样,有着一股精气神。

很少参加活动,

也不喜欢热闹,

做陶、喝茶、用心生活,

张琳莉说:“如果可以,

我愿意一辈子安安静静地做陶。”

 

做出一件具有美感,

具有实用价值的陶器,

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陶器品类之多,

技艺之杂,

里面大有学问。

比如不同产地的泥土,

会有很大的区别;

甚至同一产地的泥土,

在不同温湿度下,

也会有所不同。

 

如何才能把陶艺精研下去?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困顿,

张琳莉决定专注于茶陶,

把它“像一口井一样挖下去。”

 

说起来容易,

做起来却并不简单。

四川并不盛产陶瓷。

没有完整的产业链,

也没有流水线和大规模。

很多原材料,

更是不能直接用的。

 

比如烧制泡菜坛的泥土,

材料质地粗糙,

烧制温度较低,

并不适用茶陶。

 

所以最初两年,

张琳莉做得最多的,

就是不停地试材料。

 

尝试不同的泥土,

调整温度、湿度和水分,

对应不同的泥料调制釉水,

详实地记录每一次实验数据。

从配泥料、揉泥、拉坯、修坯,

到画彩绘、上釉、入窑。

有时候光一种釉水的调制,

前前后后需要花上一整年;

如果前期准备不稳定,

导致几个月的功夫白费也是常有的事。

 

“那种情况,

毁的是整整一窑,

投入的成本、精力,

全都白费了。”

 

因为手工作品的成品率,

没有流水线那样高,

很多作品的釉色又很敏感,

所以张琳莉的创新,

都要在一次次的调整中摸索。

 

比如星空杯,

刚开始烧制的时候使用大窑,

烧出来的状态很不理想。

经过一遍遍试验,

她发现只能选用最小的窑,

而且一次只能烧制三个。

 

采用四川本土材料制作的冻玉杯,

干净、温润、纯粹,

好像羊脂白玉一般,

釉水自然地流下,

仿佛围在美人颈上的缎袄。

 

冻玉杯对材质的要求也很高:

首先要白度很高的瓷泥,

制作环境不允许有半分杂质。

杯子成型后先要素烧,

就是在不上釉的情况下,

以800℃低温烧成。

假如出窑后有一丁点儿杂质,

便要细心地一一剔除。

 

杯身的弧度需慢慢调试。

保留釉水的流动空间,

让釉水自然流下去,

却不会粘到窑板。

 

 “做茶器是急不了的,

每一步都要尊重它的泥性,

每一个环节都要非常用心,

这中间有一点疏忽和怠慢,

烧制后的作品一定有问题。”

 

不着急,

也成了张琳莉安静做陶的一种状态,

每天的大部分时间,

她都会用来做陶。

午后偶尔喝茶会客,

周末则教陶艺爱好者,

到了冬天很冷的那三个月,

索性不做陶。

 

工作室冬天没有暖气,手碰到水不易放松,这不是一个好的做陶状态。

 

既然如此,她选择了“冬藏”。

 

“不是说你一直做,就会越做越好,停一下,看看书,变换形式,换个方式让自己放松。重新再做,会有不同的感觉。”

 

张琳莉最希望的,

是自己的作品现出“精气神”来

这种中国文化里器物精神,

需要慢慢体味涵养,

才能从手中传达出来的。

于是,家里所有的碗盘、茶器、花瓶,

全都出自她手。

闲来读书、养气,

给自己补充养料,

才能让手中的茶陶,

有更好的表达。

 

末了,我走出张琳莉的工作室。

从蓝顶美术馆出来,抬眼是葱绿的田野,

蜿蜒的水泥路连接着郊区和繁华的成都市区,

简直是两番光景。

 

想起我刚进门的时候说,这里很荒凉啊。

 

张琳莉却笑笑,这里已经离成都市区很近啦,这里安静。

心安静下来,

才能出作品。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两外国男人将钢琴弹到长城,15亿人围观,“人活一世...

只有经历了极限的挑战,才更能享受成功之后的愉悦。

《寄生虫》带走4座小金人 奉俊昊​​笑开了花

北京时间 2 月 10 日早,第 92 届奥斯卡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