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在日本长野县的乡间

有一家不起眼的朴素小店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走进屋里头,古旧的木头架子上

面包散发着麦芽的香气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这儿只卖两种面包

一种方一种圆

因为原生态的制作方法

平田遥的面包看起来要么灰扑扑

要么颜色不均,但不耽误卖得好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

店主是平田遥

一个新晋的家庭主妇

7年前,平田遥因丈夫工作调动

便跟着丈夫搬到了长野县东御市

在美丽的牧原山山脚下安了家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从一个摩登的都市女子

变成一个家庭主妇,生活方式的转变

让平田遥有些难以适应,她想做点什么事情

可以补贴家用,更重要的是

能让自己不那么无趣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和丈夫商量考虑开店

这样既能工作又能照顾好家里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和丈夫

不过如果开店

在这人流稀少的乡间卖点什么好呢

她想到了烤面包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最喜欢

最擅长的就是烤面包

以前在东京时,无论工作有多忙

她都会在每个周末早晨起来给家人烤面包

她想“以自己的手艺在乡间

开一家面包店应该不成问题”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说做就做

平田遥也没有另寻店铺

就在自己家的小房子一角

辟出了一块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她请来师傅

用石块垒起高高的窑子

“用柴火烤制才能烘焙出

比电烤炉更要动人的香味”

这是夫妻俩在吃过乡下柴火饭后

悟出的道理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接着就是改造整个小店铺了

从厨房到客厅再到餐厅

夫妻俩把墙壁全部都涂上了硅藻土

以便隔热防火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烘焙炉排烟的烟囱从屋顶穿过

屋子周围再摆上一些好看的装饰

小店就这样开张了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窑烤面包需要把窑的温度

烧到约400度以上,耗时要4个小时

因此,平田遥每天早上

四点多就要起床生火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当柴火慢慢在烤炉里

劈啪作响时,正好可以揉面

平田遥这边观察着手里

面团的发酵程度,另一边还要

测量烤炉的温度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在温度上升时

窑内木头所产生的烟、油会让

窑舱内变黑,直到400度以上时

窑舱才会呈灰白色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窑烧好了,平田遥就把

已经碳化的木头移到下方槽内放置

接着把窑舱擦拭干净

等温度降到200多度的时候

再把面团放进去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烘烤的时机决定这面包的品质

稍有不慎,出来的就是一排

黑漆漆的面团子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即便如此麻烦

平田遥依然坚持使用

这种古老烤炉

因为柴火烤出来的面包

水份容易留在其中,与电窑烤的相比

具有非比寻常的柔软与弹性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渐渐地,乡亲们口耳相传

小店开始门庭若市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家面包店

来买面包的人也多了起来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还按照大家的喜好,开发出了许多品种

但是随着店里生意越来越好

顾客的要求也多得顾不过来

每天光做不同样式的面包

都要花费很长时间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纠结一番之后

平田遥决定把店里的

商品都撤下,只留下最开始的

一方一圆两种面包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一开始,店里的客人

确实减少了很多,“我也有过担忧

但是我并不后悔所做的决定”

由于只做两种面包

平田遥的睡眠时间延长了

也就有了更多的精力专心

做好这两种面包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空下来的时间,除了陪家人

平田遥就在自家的菜园里忙活

种种菜,种种花

还从各地手作坊里搜罗皮具

木器和陶瓷碗碟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找到了自己的生活节奏

平田遥还把店里的营业时间缩短了

一周只开三天,一天五个小时

这次顾客可没有不满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虽然只有两种面包

但是平田遥却又设计出

令人惊喜的一日一换的“面包套餐”

就是用两种面包和各种食材搭配

每天都不重样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顾客们就每天都在

猜测第二天会出什么花样

然后迫不及待地踩点去排队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就这么,平凡的面包店

成了客人们落脚的栖息之所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甚至会在这里教课

和大家分享大家如何利用旧物

怎么插花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每次客人来吃面包

都会遇见些点点滴滴的小惊喜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平田遥“不务正业”的

时间越来越多,面包店的生意

却反倒好了起来,明明只是去买个面包

但是很有可能会带走

一捧花、一双鞋、一本书

甚至是一双袜子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每天例行的工作

变成了一种艺术化的仪式

让她感到自信且坦然

于是平田遥的小店,从一个面包店

变成了一种生活美学

甚至有东京的客人专门前来

只为在这小坐片刻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随着店员增加

平田遥也不用担心人手不够

小店的品质和服务都在上升

还渐渐成为了游客必去的名店

每年的利润达到1亿日元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从一个人变成了五个人

做面包的人变多了

客人和收入变多了,可七年里

平田遥却不停地在给自己的生活做减法

减的是生活压力,减的是利益面前

自己的力所不能及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可唯一没减的是面包的品质

这个家庭主妇在乡间开了家奇葩小店,一周三天只卖两种丑面包,却年入一个亿

乡村日常,生活美感

有了这些的加持

只做两样又何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一梦二十年,马云李连杰能把功守道送进奥运会吗?

马云在阿里18周年的年会上说:“我们未来必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