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焚香18年,放弃成名,别人说他傻,他说自己只想寻回属于中国的香文化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香道,

静心。

许文滨

默坐香席,

焚一炉沉香,

青烟袅袅,

幽香四溢。

习香之人,

心如泉溪,

清澈而明亮。

纵使世界多变,

也能不乱身心。

许文滨,

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明白心之所向,

懂得素履以往。

研究香道十八年,

称得上是香界大神。

而他却始终觉得:

自己的修行之路,

还远远不够。

与香结缘,似乎是命中注定。

1978年,许文滨出生于台湾制香世家,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对香有着特别的情感。

不过,小时候的许文滨,

并没有想过学习制香。

那时的他沉迷于画画,

希望长大后成为一名艺术家。

直到高中毕业入了伍,

他才渐渐恢复了对香的兴趣。

那时候网络并不发达,

为了深入了解香,

许文滨只能采用最传统的方法,

每天跑去图书馆,

去查找与香有关的书籍。

在这个过程中,

他偶然在书中看到

关于日本香道的图集,

便对香道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回到家后,

他看着父亲手中的香,

不禁有了大胆的想法。

这么好的资源,

为何不好好利用呢?

于是,他决定学习香道。

从了解香的历史,

到模仿行香的动作,

一步一步去研习。

为了练习行香,

他还专门去古玩市场,

精心挑选香道所需的器皿。

有时候朋友到家中做客,

许文滨就将所学的动作,

表演给朋友看。

如果朋友觉得动作不够标准,

他就会询问是哪里不好,

从而调整自己的动作,

只求达到最好的状态。

通过这样的方式,

不断熟悉动作,

提升对香的感悟。

没过多久,

许文滨就有了不错的成绩。

他经常出席香道活动,

还被台湾媒体争相报道,

一跃成为最年轻的香道玩家。

那个时候的他,

心中难免有些自傲。

直到25岁那年,

在他表演完形香之后,

一个朋友告诉他:

“你表演的动作,

虽有形却无神。”

许文滨突然意识到,

自己光顾着表面的东西,

却忽视了真正的内在神韵。

他突然觉得,

这样表演显得很虚伪。

渐渐地,他有意淡出公众的视野,

决心从头开始学习香道。

这样的决定,

让他与现在的老师结缘。

在友人的介绍下,

他认识了林瑞萱。

林瑞萱从事香道二十七年,

想要成为她的徒弟并非易事。

许文滨连续两次登门拜访,

都遭到林老师的拒绝。

大概半年后,

他突然接到林老师的电话,

原本并不打算收男徒弟的老师,

竟破例收他为徒,

这让许文滨感到惊喜万分。

当时班上只有5个学员,

他是最后一个入室弟子。

其中有一个是老师的女儿,

另外3个都已跟随老师多年。

作为入室弟子,

老师的授课方式,

与在外面授课不一样。

这让许文滨格外珍惜,

也很享受学习的过程。

从林老师那里,

不仅学到了技巧,

还让他爱上了文学。

老师是一个爱书之人,

经常嘱咐他,没事就多看看书,

书中的知识是无限的。

同时,老师还告诉他:

学会做香之前,

先要学会如何做人。

大约一年后,

老师见他技艺熟练,

认为他已经可以出师了。

虽然没有再去上课,

但许文滨从未停止学习。

只要一有想法或疑问,

他就会立即联系老师,

沟通自己的见解或感悟。

他始终觉得,

学习是永无止境

许文滨对香的情感,已经从单纯的喜欢,变成了一种使命感。

香道一词,本来源于日本。中国现有的香道,始终抹不去日本的影子。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创造出只属于中国的香文化。

中国用香,

已有千百年历史。

宋朝时期,

文人雅士,

吟诗作画,

皆以香为伴。

熏香,

曾是贵族的专属,

唐朝时期,

随佛教传入日本,

逐渐形成了“香道”。

唐宋以后,

由于战乱频繁,

香文化逐渐消逝。

如今,中国的香文化开始复苏。

许文滨在香道中,

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领域。

他用独一无二的设计,

将香道的器皿打造出来。

以竹为原形,

将竹的品性注入器皿中,

呈现出谦谦君子的形象。

每一件器皿,

都由专人打造,

凸显出其特有的品性。

更是将设计美学融入其中,

让观者不管从任何角度看,

都是一个优雅的姿态。

香铲的设计,

也是良苦用心。

许文滨曾跑去工地,

看到工人所用的铁铲,

造型普通却功能强大,

连细沙也能铲得干干净净。

回到家中后,

他立刻开始画设计稿,

在铁铲原有的造型中,

进行了细微的改良。

设计出来的香铲,

能轻松把香料处理干净。

这样的设计,

经过许文滨的反复试验,

最终才得到自己的认可。

此后的行香过程中,

几乎是精准而又快速。

就连银叶夹,

也仿佛重获新生。

同样是竹为原形,

却将美感发挥到极致。

握力时不需费劲,

就能很好的夹起香料。

相比之前的设计,

不仅多了美感,

还更加人性化。

在许文滨手里,

每一件器皿都赋予了他们生命。

这样的生命,

使他成为香道领域的翘楚。

细节处见真章,

他对香道的用心,

是极少人拥有的。

他的用心不仅体现在设计上,

更贯穿于香道艺术之中。

一般人表演行香,

多少有些戏剧成分。

而他不一样,

他是一个注重实际的人。

行香,

是一种视觉美的体验,

也是一次嗅觉的享受。

许文滨的动作轻柔,

看起来优雅而娴熟。

此时的一切,

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只见他小心翼翼地,

将需要用到的器皿摆放整齐。

取出一块香炭,

用打火器烧得通红,

再放入早已准备好的炉灰中。

轻轻地覆盖上,

把灰堆成金子塔一样的形状。

接着,银碟片夾上香炉上,

取少量香屑放入。

整个过程,

没有一刻的停顿。

他端起手中的香炉,

开始品香。

品香的动作,

也显得美观雅致。

轻吸一口气,俯首闻香。

此时的香,

气味稍浓。

等过一段时间后,

逐渐变淡,

香气更加宜人。

品香时,

讲究的是心境。

一款香,

由多种香料制成,

每隔一段时间,

香气就会发生改变。

香的气味,

不能用只言片语描述。

许文滨认为,

要制出一支好香,

必须要对香料足够了解。

多年的制香经验,

使他练就了精湛的技艺。

有时候,单靠闻香,

就能大概辨别香的种类。

一款好香,

需要精心的调配。

随意调配出的香,

并不能得到认可,

可见制香人尚未用心。

许文滨对香,始终有自己的坚持。很多人想要拜他为师,可他却不愿随意收徒。

因为他觉得,收徒弟不仅要看缘分。还得看你想要的是什么。

单纯的喜欢,就像谈恋爱,因为颜值在一起,交往后却发现,个性很差想要分手。这样的喜欢是一时冲动。

至今为止,

他只收了一个徒弟。

在讲课时,

他不会生搬硬套,

而是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用生动有趣的方式教学。

他从不怕被超越,

他说自古以来,

只有状元学生,

没有状元老师。

在香道的路上,

他是一个孤独的行者。

有时候自己想要的东西,

根本得不到大家的认可。

但他却不愿轻易放弃,

只想坚持自己想要的。

许文滨说:

“我曾有无数次的机会,

可以一跃变成香界大明星,

可是我偏偏就是不想,

不想去取悦大众,

也不想跟随潮流时代走,

忠诚的只想做自己的事情。”

有时他也会觉得这样很“傻”。

其实不然,

“傻”是一个褒义词,

因为它代表着,

对一件事的执着追求,

代表着不在意世俗的眼光,

专注于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很多人都“傻”,

傻在过分坚持,

过分认真,过分专注。

极少人能做到,

不恋尘世浮华,

唯愿守住初心。

不求尽如人意,

只求无愧于心。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人间的天堂、梦幻的国度-马尔代夫

【关于马尔代夫】 马尔代夫群岛,位于...

一支画笔一部相机,这位INS博主的手绘旅行照惊艳网...

“旅游不拍照不发朋友圈,那不等于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