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火药炸出一条天梯,连接起地球和宇宙,惊艳全世界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用火药做引,

以想象力为点火器,

这个艺术世界的旅行者,

以其自由不拘的方式,

折服了全世界。

蔡国强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

有一部电影,

火到一票难求。

这部电影就是:

《天梯:蔡国强的艺术》,

由奥斯卡金像奖导演

凯文·麦克唐纳耗时两年拍摄,

并由邓文迪牵头并担任制片人,

将于9月22日国内正式定档上映。

蔡国强与邓文迪

说起蔡国强,

你可能对他的名字不熟,

但你对他的作品一定铭记于心。

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恢弘瑰丽而又独具匠心的焰火,

让奥运北京的夜空大放光彩,

也让很多人知道了蔡国强。

担任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

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师的蔡国强,

将29只巨大的焰火脚印送到北京的上空,

整个世界都被其绚烂所震撼。

然而他的成就,

远不止此一场焰火盛宴。

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

早在此之前,蔡国强就已经是中国,

乃至国际当代艺术界的大腕人物了。

他因火药爆破艺术而出名,

1999年蔡国强荣获

威尼斯双年展的金狮奖,

成为中国文化界在国际上,

第一位获得这一奖项的艺术家,

该奖也是中国艺术,

在国际大展中获得的最高奖项。

蔡国强作品:海市蜃楼

2014年,上海黄浦江畔,那场震撼人心的“白日焰火”,被外媒称为“可能是一个人所能目睹的最令人叹为观止的现场艺术”,也是他的作品。

挽歌

2015年,

蔡国强用一架“天梯”,

再次惊艳世界。

一架宽5.5米、高500米,

带着燃烧的火苗,

由地面直入云霄的梯子。

天梯

“天梯”也是蔡国强自己最满意、

寄托了最多情感的作品,

浑身绑满了焰火的钢丝绳梯,

被一个6200立方米的白色氦气球牵入高空。

天蒙蒙亮,火焰沿着绳索烧至苍穹,

一路焰火飞升,以刹那抵达永恒,

仿佛神秘的力量将大地与宇宙相连。

这无疑是一个“神迹”,

在那一刻,神话传说变成了现实。

当这段视频被人上传至facebook之后,

瞬间引爆了网络。

“天梯”点燃的瞬间视频记录

超过5500万人点击观看,100万人转发,

美国《时代》杂志进行特别报道,

也登上了NBC News头条视频。

“天梯”不仅代表了蔡国强焰火艺术的最高成就,也代表了一个“高处不胜寒”的艺术家返璞归真的艺术追求。

天梯象征着他童年时对于宇宙、自然的好奇心,也代表着蔡国强长达21年的不懈追求。

火药,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

在现代社会里,

常被用来制作武器。

但在蔡国强的眼中,

它是最有趣的创作媒介,

它无法掌控,难以预测,

它引起的爆炸是宇宙的起源,

它让人思考力量和哲学。

像火药这种具有破坏力象征的符号,

使用起来更像是玩,而非一种艺术,

但在蔡国强的手中,

完全突破了这种局限。

花开花落

遗传了父亲过分谨慎性格的蔡国强,

玩了大半辈子火药,

是为了给自己带来冒险乃至革命。

1957年蔡国强生于福建泉州,

泉州离北京很远,天高皇帝远。

这里不仅有道教、佛教、摩尼教、

伊斯兰教等几乎世界所有宗教,

工艺也很发达,造船、建庙、做佛像,

石雕、陶瓷、木偶、剪纸、花灯,

丰富多彩……这些都是绘画的基础。

多元开放、自由自在、

个人主义、闲情逸致,

有社会斗争风浪吹不大到的死角,

蔡国强认为家乡的背景,

对发展艺术来说,是很好的。

他的父亲朋友们都热衷于书法和国画,

这让他从小就受到了艺术的熏陶。

蔡国强儿时就开始向家乡老师

学素描、画水彩油画、做雕塑。

而奶奶是蔡国强的“伯乐”,

在他很小时就认定他一定会成为艺术家,

也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粉丝和收藏家。

她总说蔡国强父亲的画,

只合适给她烧饭起火用,

“而国强以后会不得了。”

用火药作为艺术表现手法,

源于蔡国强的童年。

每一次重大场合,婚丧嫁娶,

都会燃放烟花爆竹,

它们就像城镇的叫卖者,

宣布着某些事件的发生。

开始他用火药炸画,

但不懂得掌握,常把画布烧破,

家里穷,奶奶看着心疼。

一次奶奶进门看到画布又烧起来,顺手拿起擦脚布一盖,火就灭了。奶奶教他:火不要光会点,还要会灭,灭火才是艺术家的功夫。

蔡国强和奶奶在讲故事,2011年

1981年,在泉州剧团工作的蔡国强,

进入上海戏剧学院学习舞台美术设计。

虽然当时没能进入美院,

但戏剧学院开阔了他的思维和想象,

为他的艺术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自画像(大学时代)》,80年代初

蔡国强小画画就有点感染力,

画得也比一般人更有情调,

也很会找景,所以大学期间,

常有人要跟他一起出去画画,

于是认识了他未来的妻子吴红虹。

蔡国强和未来的妻子吴红虹在泉州,70年代末

1986年,

蔡国强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年纪,

在上戏毕业一年后,

便远赴东京留学。

临走前,奶奶特意去庙里求了护身符,

往里面塞了一些乡土,

“你要好好地念书,好好生活,

不要担心奶奶,奶奶哪里也不去,

会一直在家里等你的。”

蔡国强当时想要与进步的年轻人会聚在一起,讨论艺术和政治,讨论种族、性别和身份。

他试着用“站在”外太空观看地球的俯视视角来看世界,创作出“为外星人做的计划”系列爆破作品。

学成归国后,

在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后,

2011年,蔡国强抵达杭州,

炸雷峰塔、炸钱塘潮、炸西湖,

他玩儿得酣畅淋漓,

观众看得目瞪口呆。

2011年多哈 黑色仪式

不合时宜 舞台一

2013年,为巴黎白夜艺术节,

他又献上焰火新作“一夜情”,

充满浪漫精神的法国人说:

这是给全世界的一剂催情剂。

但令奶奶和蔡国强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在离开家乡泉州后,他会成为如今享誉全球的爆破艺术家。

在评论家眼中,他是凌驾于和村上隆等顶级艺术家之上的艺术家。

为了开展地球跟宇宙的对话,

蔡国强在前后二十年来,

其实也经历过多次失败。

蔡国强曾三次尝试“天梯”项目。

1994年,在英国巴斯,

因为天气原因失败。

1994年蔡国强在英国古城巴斯,因大风天热气球无法上升而失败

2001年,在中国上海,

因为911事件被迫取消;

2012年,在美国洛杉矶,

又因为野火风险被撤销许可证。

而作为一个需要政府许可、

多方协调才能启动的项目,

每一次的失败,

也意味着巨额的支出付之东流。

面对先后三次失利,蔡国强也曾动摇过,他曾写下这样一段话:

这是我心中的梯子,也许这才是无限高远又亲近,永远和宇宙对话的梯子。

天梯不知道什么时候真的能升到天空,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必要升到天空,还是,在心里面,梯子已经升到天空去了。”

于是他在两年前,

回到家乡泉州那个小渔村,

再次启动了“天梯”项目。

但是这一次,

天梯不是为了和“宇宙对话”,

而是作为孙子,

献给奶奶的百岁贺礼。

500米高度的“天梯”重达25吨,

堪称蔡国强沉重的“梦之幻想”。

从未在现场为奶奶表演过一次,

一直是蔡国强心头的遗憾。

他决定就在家乡的惠屿岛,

放一次最厉害的焰火给阿嬷看”。

结果当天,

奶奶病重无法来到现场,

只能通过ipad观看。

当“天梯”冲入云霄,

蔡国强兴奋得像个孩子,

对着手机视频中的奶奶大喊:

“阿嬷,你有看见吗?

你的孙子棒不棒?”

或许对于蔡国强来说,再多的国际奖项,都不如在奶奶面前表演一次来得满足。

炫目的是焰火,动人的永远是真情。看完“天梯”一个月后,奶奶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这个爱焰火的老男孩,

他的作品充斥着矛盾、

理想主义、反战情节,

焰火作品华丽外表的背后,

往往是艺术家对自身困境的反思,

随着烟火的消逝,

观赏性后的深刻思考,

才是他想要追求与表达的。

蔡国强说他喜欢的并不是烟花,

他只是喜欢爆炸而已。

充满能量感的火药在爆破瞬间,

蕴含着强大的破坏力。

烟花燃烧灭而复始的暴力瞬间,

残酷而现实的昭示着美丽的残酷代价。

在他眼里,火药有着诸多意味:

艺术爆发力、童年梦想以及乡愁,

一个善用火药的人,

心里其实藏着柔弱。

用火药做引,

以想象力为点火器,

这个艺术世界的旅行者,

以其自由不拘的方式,

折服了全世界。

他是个天马行空的梦想家,

又是一个永葆玩心的大玩家,

他怀揣着古代文人般的浪漫情怀,

又拥有魔术师般点石成金的本领,

他让艺术散发着最为耀眼、

也最为亲和的光芒。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这对史上最文艺的包租公婆,1年改造设计9套房,旅行...

  老黄和贝贝是一对羡煞旁人的小夫妻...

她只是个花农,却一不小心成了童话…

在华盛顿的Skagit山谷,有一座美丽的小花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