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故事的男主人叫小司

他是四川人

年少的梦想就是当个“浪子”

为此,上大学时选了航海专业

大学里,他遇到了女孩小文

凭着仗剑走天涯的潇洒气质

成功吸引了她

毕业前,两个人正式成为挂牌“情侣”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小司毕业后做了远洋航员

和小文异地相隔

真正跟着船队漂流在东南亚的时候

“浪子”发现,根本浪不起来

“航海员”整天在船上待着

没有想象中那么酷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后来,他果断辞了海上的工作

和小文一起在上海生活

朝九晚五、按部就班

生活就像被程序员设置好的代码

严谨而规律

这下,小司更沮丧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想着往后30年自己就像这样

想死的心都有了

经过几番思考,自己规划好路线

准备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旅行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2013年8月,不顾小文的反对

一个人,骑辆二手车

从上海人民广场318国道出发

他要沿着“川藏线”去拉萨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20多天后,走到了成都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他惊喜又感动的事情

小文从上海追了过来

要和他一起走

浪子的心软了一下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小文本来坚决反对小司去西藏的

但实在拗不过,就成全他了

但看着他一个人,还是不放心

就鬼使神差的从上海追到了成都

好像自己脑子也“坏掉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成都以后

两个人振作精神

索性做一对江湖侠客

一起“仗剑走天涯”

终点是拉萨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但“行走江湖”可不是容易的

四五十度的高温、缺水断粮是日常考验

遇上几只野狗攻击算是生活的调味料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一把心酸,一把泪

28天后,两个人到了拉萨

这时候,兜里还剩2万5千块

充足的余额让小司想走的更远

他跟小文说“我们去世界的尽头吧”

小文听了一脸懵

“尽头是哪,天堂吗”

航海专业的小司一本正经解释

“我们接着往西走,去好望角”

好望角是传统意义上世界的尽头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然后,两位侠客

就冲出江湖,奔向了世界

尼泊尔,印度,约旦,埃及

在亚当山上看云雾蒸腾

去死海边上看传说中最美的落日

感觉世界就在他们脚下

两个人可以称为“神雕侠侣”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不过,有“雕”就好了

不至于差点被政府军爆头

两个人经过埃及时

为了避免战乱,选择从沙漠里骑行

扎营的时候

竟然误入了政府军的“散兵坑”

然后被大兵拿AK-47顶着头

所幸小司那句“Hello”说的够快

要不然,小命不保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路上就是这么刺激

剧情反转也够快

前一秒差点做了“寡妇”

后一秒就真的当了“新娘”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从埃及到苏丹的船上

小司单膝跪地,向小文求婚了

5个中国驴友给他们见证

那一刻,尼罗河的朝阳从海平面上跃起

异常火热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之后,两个人还乱入了非洲难民营

但是非洲兄弟很友好

给他们提供了住宿和食物

两个人还被当做贵宾邀请合照

侠骨柔肠被黑人兄弟的真诚充分唤醒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2015年4月

历时480天,走过了15个国家

完成22000公里的行程之后

小司和小文终于看见了好望角的影子

当咆哮的巨浪拍打着大西洋海岸边的时候

两个人长舒一口气

有种实现人生梦想的完满感

小文还抹了一丢丢眼泪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提早把人生梦想实现了

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过?

小司还没来得及思考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结束旅行后

两个人返回了上海

过起平常日子

16年,他们还有了自己的宝宝

给他取名叫“小开心” 

希望孩子能健康开心的长大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而让小司头疼的是

上海的雾霾比较严重

窗外总是灰蒙蒙的一片

不敢带“小开心”出门

小文的鼻炎也犯了

常常偏头疼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看着现状,小司开始考虑很多未来的事情

比如在哪安家

那段时间,好朋友王方,莫干山网红高琪红

还有资深的花艺师蒋佩佩

几个人一起在舟山本岛和东极岛开着民宿

干的还不错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小司觉得自己也可以一试

心里那个倔劲儿上来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小文知道小司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

她支持他的做法

但开民宿不是那么容易的

首先,选址就是个大问题

那段时间,小司把东南一片找遍了

也跟熟悉的朋友打听

甚至想着回四川去找

但是几个月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直到接到王方的电话

我在杭州四眼井一家青旅里

8年前我在这里做过义工

你要不来看一看?

小司觉的,有戏

第二天就从上海赶到杭州 

繁华都市,却山水清幽

这是他对杭州的第一印象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毗邻杭城闹市的虎跑路

没有一点喧闹

沿着山坡往上走,在路的尽头

能看见几栋老旧的民房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四周山林为邻

俯眼便是层林尽染

墙外是600多平米的停车场

站在山坡上,小司觉得“就是这里了 ”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2017年11月,他把这几栋房子敲定

12月,就开始了民宅改造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为了尽可能保留建筑原有结构和特点

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勘察清楚老房子的内部结构

动手清理院子里的杂草乱石

为设计师的测量清除障碍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到了施工阶段

质量把控是最大的难题

需要不停给施工人员灌输设计理念

和包工头争的面红耳赤是常有的事

但改造完成了

看着眼前的房子,又觉的都值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门前的茶园

是一个清幽的山林世界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而院子里

古老的桂花树雅致厚重

开花之际,弥漫清香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有一次,站在院子里

小司想到一句特文艺的句子

“浮生一日,当如花在野”

后来,就把民宿取名叫“如野”了 

希望在繁闹都市建立一座清净之所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绿植自由生长

每一处都充满生机

大树从餐厅长出来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繁茂的枝叶冲出玻璃顶

覆盖着整个餐厅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在树下用餐,林中饮酒

可以说这里是四眼井

甚至整个杭城最惬意最清幽的用餐地点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住宿区有17个客房

都是由民宅改造来的

小司请了设计师朋友精心设计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这既保留了老房子的温度

也能拥有极好的住宿体验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北欧与微中式的风格混搭

空间基本是原木色、浅色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偶尔加点重的色彩

浓墨一笔,别有风情

以深色器件点缀,清新中透着沉稳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整体气质接近大自然原野味

又不失江南水乡的人间烟火气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如野还有茶水吧、主庭院

和副庭院等休闲观景区

等待皓月初上的夜晚

和朋友相约

来一顿烛光晚餐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如野”毗邻城市却安静闲适

在这里,远眺四野,看季节流转

数不尽的美好会慢慢酝酿

他俩先后辞职,骑车从上海到非洲,一年后竟活着回来了!

现在,小司很享受当下的安稳生活

他说“住在山水之间,陪着家人

现在就是我的另一个梦想”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裸辞开店,32岁女海归在地下开了家可以吃的花店,见...

远方不易, 栖居不易, 苟且不易。 &n...

全球排名第一的养老国,美得让人没法活

如果有一天闲下来,你有想过去哪安心生活?有一个国家...

因为鱼香茄子裸辞,这个英国剑桥女学霸用24年,为中...

一个外国人撂下狠话,要在一年内吃遍中国,结果五年过去了,他还在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