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一张嘴皮子红遍全国,这个“相声界阿甘”不为人知的一面,让蔡康永、马东都为之动容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小编曾听过一种说法,娱乐圈的一日大约能抵世上的一年。

初遇郭德纲时,岳云鹏的人生梦想是“有钱,然后受人关注”。后来火了,他想的却是,“去一个三线城市,二线都不去,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然后安静地死去”。

曾经,做一个“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人”是他遥不可及的梦幻,直到实现那一天,他才发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已然成了一种奢侈……而他,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别说相声,

因为这一行,

接触的人和事不足以让她太健康。”

在《饭局的诱惑》第二季

最新一期的节目上,

小岳岳岳云鹏语出惊人。

(小编也有些诧异,毕竟,毫不夸张的说,

没遇上相声,可能就没有后来的岳云鹏……)

 

腾讯视频《饭局的诱惑 第2季》截图

提起岳云鹏,就会有人说:

“他呀,堪称一行走的表情包!”

 

靠一张嘴皮子,

几次登上春晚的舞台,

 

即兴改编一首

《五环之歌》就能红遍全国,

 

 

如今还拍起了电影,活跃在了大荧幕上。

岳云鹏火起来,

像是一夜之间的事儿,

几乎所有人都听过他说相声,演喜剧,

见过他的表情包,

说他是中国喜剧界的招牌人物之一也不为过……

《大闹天竺》剧照

谁能想到呢,私下里的他,其实特别沉默寡言,甚至曾被搭档孙越调侃说“三脚踹不出个屁来”。

了解过岳云鹏经历的人,可能会觉得他火是一种必然,可于他自己而言,却始终都带着一些遗憾。

或许,这个85后的小伙子自己也没料到,19岁以前还在饭店里跑堂,端盘子的他,会因为靠嘴皮子吃饭的“相声”,走上人生巅峰。

 

  

“从保安到刷厕所,

我什么都干过,

可生活却没有变得更好,

于是,我选择了辞职去学艺”

有句烂大街的话,

“这世上没有什么成功是轻而易举的,

背后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辛酸。”

可是,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针,

绵密地扎在岳云鹏的心上。

岳云鹏1985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

上面有五个姐姐,他是老六,

底下还有一个弟弟。

 

岳云鹏出生在一个大家庭,从小家境困难

 

小时候家里穷到什么地步呢,

没地儿住,

岳云鹏只有跟牛挤在一个房间住,

爸妈最担心的事儿,

就是怕他找不到媳妇。

 

岳云鹏的房间

 

14岁那年,他被迫辍学,

因为家里没钱交68块钱的学费。

打小就看到上一辈吃“没钱”的苦头,

辍学后岳云鹏想去外边闯荡闯荡,

于是,他北上去了北京,

成了千万“北漂”中的一员,

当时他身上最值钱的家当是一双25块的皮鞋。

  (还是别人送的~)

 

岳云鹏在节目里回忆那段时光

到北京后,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到一家重型机电厂当保安,每月400块。

 

值夜班的时候,因为担心小偷,从晚上10点到凌晨6点,这个14岁的少年整晚整晚地不敢合上眼睛,后来他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要说有什么高兴的事儿,那就是发薪日,他能第一时间把钱寄给家里。

 

当保安时候的岳云鹏

打工的日子一晃就是五年,

岳云鹏先后学过电焊,

做过搬运工,建筑工,还刷过厕所……

可是他的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好,

被老板无故开除,被客人侮辱谩骂,

这样的情节

在少年的生命里每天都在上演。

 

小岳岳曾经在央视一档节目里谈及这段时光

 

更让他难过的是,

父母当初怕他找不到媳妇的担心,

好像真的应验了。

“你滚开。我不喜欢你。”

在饭店当服务员的时候,

岳云鹏曾经喜欢一个重庆姑娘,

还勇敢地告白过,

姑娘却想都没想,当众给拒绝了。

 

后来,姑娘不告而别,

他就再也没有见过

那个重庆姑娘。

影视资料。

岳云鹏回忆说那次正好在重庆拍戏,

他就想起了当服务员时喜欢的重庆姑娘,

年少时的心境可能跟电影里差不多

爱情上不顺意,岳云鹏就一门心思地工作挣钱,想着以后有能力了,或许下一个喜欢的姑娘会愿意跟自己在一起。

19岁那年,在饭店跑堂的他最大的职业梦想是有朝一日成为领班,这样工资就能涨一涨到1800块了,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做着服务员的工作,工资每月只有1200块。

直到他遇到了一位贵人老先生,赵铁群。

 

 

因为云鹏人特别勤快,

待人也和气、热情,

那位老先生看他身上有些喜性,挺看好他,

就对他说:“小岳,我认识一个人叫郭德纲的,

你试试去跟他说相声吧。”

一开始岳云鹏是拒绝的,

后来,老先生跟他说了好几次,他就去了。

 

后来,大伙儿都知道,他成了郭德纲的徒弟

 

岳云鹏来到德云社,见到了郭德纲,也是他后来的师傅:“我记得当时他穿着一条白裤子,个子不高。”提起当年第一次见到师傅的场景,岳云鹏还记忆犹新。

 

“你先听吧,不要你钱,等你有兴趣了再聊。”郭德纲对他说。

 

既然不要钱,岳云鹏天天下班就跑去听相声,行话里叫“熏”,就一熏就是半年。

 

 

数月之后,岳云鹏给家里打电话,“妈,我想学一门艺术。”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那个红遍大江南北的“角儿”。

 

起初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挣钱,受人关注”。

 

 

“第一次登台就被人轰了下去,

我也没想过,

未来有一天我会火”

 

初进德云社,岳云鹏是从扫地僧开始做起的。

 

他知道德云社门槛高,而自己文化程度一般,这机会来得不容易。而他的奋斗,不只为了生活,更为了家人,所以努力是唯一的出路,别人用一分的力气学习,他就得用十分。

第一件事就是练好普通话,别人都是6点起,他4点就摸黑起床,扫地干活、练嗓子,大冬天的,还雷打不动出现在院子里一字一句地念《法制晚报》。

 

早期的岳云鹏在相声台上

慢慢地,他学会了相声里的“说学逗唱”,从拜师到第一次登台,他花了近两年。第一次登台原本想着不会出什么状况,可没想到……

 

明明地方是练习了很多遍的天桥茶馆,说的也是滚瓜烂熟的《杂学唱》,一上台小伙儿的心却开始发抖,脑袋一片空白,15分钟的段子,他说了3分钟就被轰下来了。

下台后,岳云鹏的腿都是软的,害怕闹的。

 

 从不害怕到害怕,岳云鹏又花了一年多

 

有人劝郭德纲“早点让他滚吧,他不是说相声的料。”幸好郭德纲看人看心,说:“留他下来,这人就算一辈子在这儿扫地,我也认了。”

 

师傅留他,岳云鹏没别的作为报答,只有更加努力。

 

小岳岳事后回忆

之后的一年多,岳云鹏都没有上台,

除了干杂活,就是专心听,

学习怎么抖包袱,怎么延长语速,

找准合适的时机跟观众调侃,

半夜里,无人的剧场,

经常能看到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座位

练习嬉笑怒骂。

 

 

2007年,德云社在上海体育馆表演,

给岳云鹏安排的节目是一个长段子《武训传》,

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

很多社里的师兄都不看好他,

这次,岳云鹏的表演却一气呵成,

表演结束,1万多名观众的掌声响彻体育馆,

岳云鹏到了台下才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那几百个日日夜夜的苦练,值了。

 

岳云鹏特别感性,之后也曾在舞台上落泪,这泪里可能有委屈,有心酸,也有很多压力的宣泄

 

自那次之后,他不再怯场。

 

无论是在大剧场还是小剧场,都得心应手的,发挥也越来越自然。除此之外,他编排节目特别上心,别人说戏曲就只排戏,他除了放戏进去,还会加上评书、鼓曲之类的。

 

从《武训传》到《白蛇传》,因为“又萌又贱”的特点,越来越多观众记住了他,岳云鹏开始在相声圈小有名气。

 

 

慢慢攒起了人气,

天津卫视还慕名找到郭德纲,

请岳云鹏担纲《今夜有戏》的主持人,

小伙儿也应付自如,

让家里的老父亲和姐姐都为他高兴,说:

“整个县城都没有出这样一个大人物。”

 

 

看徒弟争气,

师傅郭德纲不断带着他出去露脸,

他也牢牢地抓住了这些机会。

2010年,岳云鹏第一次进人民大会堂表演,

全国都知道了岳云鹏。

2011年,岳云鹏在北京工人体育馆

说专场相声,全场座无虚席。

2012年,岳云鹏开始“攒底”,

就是在每次表演的时候担当压轴演出……

看着台下黑压压前来捧场的观众,

岳云鹏才意识到:我真的火了?

 

在这期间,

岳云鹏娶了媳妇儿,在北京买了房,

爱情事业都如鱼得水,

父母再也不担心儿子讨不到儿媳妇了。

 

而在连续两年登上春晚舞台之后,

那个曾经普通的少年开始变得家喻户晓。

电影制作方、综艺节目组、

喜剧节目方都纷纷前来邀约,

他开始活跃在公众视野,甚至走出了国门。

只要一提起喜剧,人们就会想起他,

没有人再说岳云鹏“不是个说相声的料”,

很多人都说“岳云鹏是郭德纲的接班人。”

 

很多人叫他“相声界的阿甘”

岳云鹏,他是彻底火了。

就像他师傅说的:

“就像过山车似的,一下就蹭到天上去了,

应该是没有比岳云鹏更红的了。”

 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有人问了,郭德纲那么多徒弟,怎么就他冒出来了?

 

有人说整个德云社中,岳云鹏是将“人至贱则无敌”发挥到极致的一个人。当然,这不是贬义。

有人曾这样讲:如果说相声演员分成“帅、卖、怪、坏”,那师傅郭德纲就占其中的“坏”字,最能继承“坏”字的应该是曹云金,而岳云鹏另辟蹊径地,走了“怪”字的路线。

 

谁想得到呢?

和台前卖萌耍贱的形象不同,恰恰相反,

岳云鹏私底下是个不太喜欢说话的人,

第一次去师父家都不敢说自己渴了、想喝水。

德云社后台里,师兄弟经常聊得火热,

他却很少插话,只在旁边跟着笑,

像是一个惴惴不安的局外人。

搭档孙越分析说:“为什么台底下他不爱说话,

他是怕说错话”。

 

在《饭局的诱惑 》第二季节目里,岳云鹏说他不是一个外向和表情丰富的人,但是,相声是一门喜剧艺术,得豁出去,他必须直面它带来的不安和惶恐。“就是因为我选了这条路。”

岳云鹏的脸旁边曾经长了瘤子,如果手术不当就有面瘫的危险,而他一直忍着三年不做手术,是担心自己手术后“面瘫”,再也没有办法笑出来,就无法继续喜剧人的路,为更多人带去欢乐了。

 

后来即使做手术也是忍着极大痛苦,让医生往里缝,就是为了在舞台上呈现最完美的自己。

 

幸好,手术成功了

 

这,只是岳云鹏另一面的小小缩影。

 

实际上,这背后的几多心酸,几多无奈,都很少为人所知。他也知道:“一旦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法再倒退回去,重新过普通人生活了。”


“和普通人一样过上平和的生活,

已然成了奢望,

恐怕,我是再也回不去了”

 

最直接的就是他和家人不得不

时常暴露在阳光之下。

不久前,老婆帮他提了一下行李,

原本是一对夫妻非常普通的日常,

却被众网友炮轰为岳云鹏

“成明星了就把老婆当保姆”,

虽然后来,老婆主动出面怼回去了:

“我男人我乐意。”

 

但是,这些是是非非还是会时常触动到他,

明知网络是个是非之地,

岳云鹏却无法说服自己在意,

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

他也会经常翻看微博记录,

看到一些负面评论,会久久不能入睡。

 

除此之外,因为演出邀约不断,他陪伴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

 

有一回,他回了一趟老家,老妈刚给他做好饭,他还没来得及吃,只匆匆回屋子里洗了个澡,出来就说:“妈,我不吃了,我转身就得走。”

回想起这一段,他感觉对家人特别内疚。

 

而对他来讲,最难以挽回的是那次……

 

2013年,他到国外演出,就在演出前一天,他接到家里人的电话——父亲去世了。

 

因为节目,他第二天不得不在舞台上嬉皮笑脸,到了台下,他却一直掉眼泪,而那个电话,也成了这辈子他最大的遗憾和痛苦。

 

 

成为公众人物之后,

岳云鹏感觉自己无法像从前那样

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

长此以往,他开始有些抑郁的倾向,

甚至在最红的时候,

在脑海里浮现过最坏的念头。

 

他甚至说,“我想去一个三线城市,

二线都不去,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

然后安静地死去”。

其实他也很清楚,从拜师的那一天起,

他就没法回到过去,

因为物是人非,人生无法重头来过,

只有向前走。

 

但他不希望下一代也陷入被动与纠结的境地…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饭局的诱惑》第二季上,当蔡康永问到“以后会让后代学相声吗?”岳云鹏这样说:

 

“她干什么都成,千万别学相声,因为这一行,接触的人和事不足以让她太健康。”

 

如果用自己的心酸和无奈,能换自己的下一代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简单快乐地生活。也好。

 

当我们所有人看到的他们,只是光鲜靓丽的舞台,镁光灯下精彩的一面,这些人背后的痛苦和付出,却很少有人知道。

 

没有什么成功是轻而易举的,其实,成功的那些人背后都付出过不为人知的努力,承担着不为人知的艰辛……

 

岳云鹏红了,如今对他来说,最大的奢望是和普通人一样过上平和的生活,只是,恐怕一切都回不去了。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吴彦祖的颜值,高晓松的学历,这个全球最性感的数学老...

印象中 理工科的博士应该是这样的画风...

胡歌:生得好皮囊,不如心里有束光

看见胡歌,总想起张爱玲的一段话: 我始终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