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武:我画画单纯因为这会给我带来乐趣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像孩子那样,

忠实地为自己的想法而活着。

北野武

 

他是搞笑艺人,也是严肃作家。

他大学没毕业,但却是大学教授。

他曾是出租车司机,

却成了全球知名的大导演。

他拍一部电影,红一部,

成了日本殿堂级电影艺术大师。

他就是一代“鬼才”北野武

对于北野武这个名字,

许多影迷们一定不会陌生。

这位现年70岁的日本导演,

曾奉献出《菊次郎的夏天》、

《花火》等经典之作,

并被影评人称赞为黑泽明“真正的后人”。

《菊次郎的夏天》

《花火》

黑泽明临死前特别修书一封给他,

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

这或许是对他最高的赞誉:

“北野,你干得很不错,如果没有你,日本的电影未来将混沌一片。希望你能谨记我的托付,继续发扬日本电影的传统。

 

黑泽明敬上。”


与此同时,

他还是一位极具天赋的画家,

他所创作的众多画作,

都在自己的电影中亮过相。

电影《阿基里斯与龟》剧照

电影《阿基里斯与龟》剧照

我们似乎很难

给北野武这个名字下定义,

但他始终保持着,

古灵精怪开朗活泼的个性,

世界永远充满了好奇,

并与这个世界抗争并和解。

1947年1月18日,

北野武出生于东京下町足立区,

一个穷人的聚集地。

住的都是工人、工匠和木匠。

街道狭窄闭塞,

溢着廉价的酒精味,

夹着夫妻的吵闹打架声,

混杂一片,又臭又吵。

而那些打架的夫妻中,

可能就有他的父亲和母亲。

用北野武的话来说他们就是:

“一个在日本被社会藐视的阶层”。

没有钱,没有良好的家庭教育,

北野武还是靠自己的努力,

考上了名牌大学。

为了不向家里伸手拿钱,

辍学到酒吧当服务生,

后来做了出租车司机,

或干脆四下打短工。

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

他从打工仔变成了相声演员,

靠说相声说成了日本的郭德纲。

别人就邀请他为一档栏目做主持人,

于是他做节目做成了日本的蔡康永。

最疯狂的时候,

他同时主持着8档电视节目。

你以为他这辈子靠嘴巴吃饭,

非科班出身的他,

却误打误撞当起了电影导演,

没料到创造了人生的奇迹,

屡次斩获威尼斯电影节、

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被视为日本电影的“唯一希望”。

这个长相粗鲁、面瘫的爷们儿,

能拍出所有类型的电影,

同时又能直击我们的内心深处,

狠狠地插上一刀。

直到1994年一天的深夜,

醉酒的北野武骑着摩托车,

在东京街头直接撞向了路边栏杆。

医生将他救起时几乎辨认不得他是谁,

因为脑袋撞得面目全非,彻底毁了容。

 

在医院躺着的半年,

因为受不了无所事事的时光,

所以北野武躺在病床上,

寻思做点什么,

可以在养病期间能做的事

于是他想到了:画画

差点成了植物人的北野武,

在漫长的7个月康复期里,

为什么选择画画?

他说他也不知道。

但他知道:

想到什么就画什么,

这让我开心极了。

在北野武的画作中,

童年时代魔幻般的记忆,

占据了“主导地位”。

北野武涉足过那么多领域,

都取得了成功,

那么画画怎样呢?

照样很火!

这世界上画画的人分两种:

一种是把画画当作毕生的追求,

画画对他来说,

是一件非常严肃而重大的事情,

需要精进技法,研究各种门派,

或者深入研究某种画法,

以便在绘画艺术史上,

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门派和标签。

而另一种画画的人,

只是把画画当玩耍,

重视的是当下的感受。

他可以胡乱涂鸦,

管你什么透视光线阴影,

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北野武就属于后者,

画画,不为名不为利,

只是为了心中那团火。

我画画单纯因为这会给我带来乐趣。

我从没卖过一张画。

我宁可把它们免费送人。

而且北野武不是左撇子,

却可以用左手画画,

就像小孩子画的那样。

自1994年养病期间拿起画笔,

至今20多年,他从来没有放下过。

现在每天收工回到家,

就趴到家里的画桌前,

一直画到深夜。

这该是怎样的沉醉和精神疗愈。

“这么做让我觉得开心。我身上经常都是颜料,所有我穿过的T恤上都沾到了,因为我每天画画,还都画到半夜。

有时候三更半夜的,我会突然很想画画,因为某个影像或场景出现在我的睡梦里,于是马上起床作画。”

动物与昆虫写生,

具象又全然荒诞的场景,

一些呆头呆脑的日本人……

总之什么能让他开心,

他就画什么。

他还把自己的画作,

制作成为了赏心悦目、

又发人深省的艺术品。

2010年3月,在展方多年的坚持邀请下,北野武的一些作品在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展出。

展览名字还很有趣,

就叫“画画的家伙(Gosse de peintre)”。

2012年,

北野武带着这些画作,

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日本,

他艺术之梦的摇篮。

曾经有媒体问他,

创作了那么画,又都那么受欢迎,

为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把它们买掉?

北野武回答道:“当我沉迷于其中时,

他们会给我带来快乐。

我不应该把它们卖掉来获取酬劳,

因为快乐依旧温存在作品之上。”

“梵高可能画画的时候并不高兴,甚至完全不幸福。但他除了作画以外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才会需要卖掉他的作品。

但我和他的情况不同。我的那些作品是那么地天然,就如同我大脑中的一部分。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评论家。

北野武竭尽全力地,

将他顽童一般的奇思妙想,

宣泄到了画纸之上。

或许这也是他的画作,

如此迷人的原因。

一个真性情的人,

将真性情发挥到极致,

也能活得很好,笑对人生。

就像毕加索说的那样:

“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

去学习怎样像孩子那样画画。”

就让我们像孩子那样,

忠实地为自己的想法而活着,

尽管向前走去吧,

因为最美的花,

总会在最合适的时机开放。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一条丑内裤,能直接断送你的「幸福」

试想一下,你和女友情到深处,从亲密搂抱、激情热吻到...

日本太太这种生物,可以说是非常变态了

  二姑娘说: 每个家都有它最舒服的样子 ...

肥胖厨师逆袭健美冠军,这才是男人的健身!

(。・∀・)ノ゙嗨各位健身咖们 看惯了欧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