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海归徒步登上4500雪山,居然只为了画下不为人知的它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山愈高也,

草愈稀也,

之乎者也。

……

“寻花问草”

这个世界上最精密的仪器是什么?

是眼睛,是手,是人,

所以无论摄像机多先进,

都代替不了画家这个存在。


于是,她爬山涉水,

忍受严寒、缺氧和负重的折磨,

只为了画下一株绽放的花草。

 


李茜,植物科学绘画师,

80后云南妹子,

美女海归一枚。

 


植物绘画师是个冷门的职业,

少有人耳闻,

国内比较出名的植物画家叫李爱莉,

也正是因为她的一段公益广告,

才在李茜的心中种下种子,

引她走上了这条路。

李爱莉说:“我不想以后的人们,只能从画中看到几乎绝迹的植物。”她在陈述,也在呼吁。

 

李茜以前的专业是化学,真正踏足植物绘画界,是在英国做交换生的时候,她经常接触西方博物学和自然插画,并在其中找到无法企及的乐趣,所以坚决转行,且申请了爱丁堡大学的植物学硕士。

 

然而,从头开始并不容易,

老师和同学们眼中盛满的惊讶和不支持、

绘画底子薄、

对植物的了解不多…

 


但是,勤能补拙,

早起的鸟儿,

总有一天会擅捕食之道。

 


每天早上8点,

李茜准时出现在植物园中,

把那里当做天然的画室,

仔细研究每一朵花的筋脉走向,

一笔一笔在宣纸上勾勒,

不知倦怠。

 


画画容易,

可是要把一株植物的脉络画清楚,

却难上加难,

这不仅仅考验画工,

更重要的,

是对植物本身的了解。

 


很多人得到浮于表面的东西后,

就不会再去深究,

所以往往笑到最后的,

都是愿意盘根究底的人

 


从此,用眼睛做相机,

用手中的笔画相片,

李茜对植物的阐述,

俨然超过世上最精密的仪器。


在画每一种植物前,

她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去观察,

磨刀不误砍柴工,

观察对于一个植物画家来说,

非常重要。

 


熟识枝叶的特点,

雌蕊与雄蕊之间的区别,

叶脉的走向,

颜色的深浅变化,

诸如此类,都是画前的准备工作。

 


因为,宣纸是不能涂改的,

如果一笔画错,

用橡皮擦拭过后,

整幅画就基本上毁了。

 

而且,上色又是一大难题,

大自然何其神奇,

很多颜色都没有被直接制出来,

而是需要人去调和,

深浅、层次,一点做不得假,

否则就会失去植物的本意。

 


没有任何技巧,

只有一遍遍地练习,

也不知道是做了多少遍,

李茜才能像现在这样,

熟悉每一种颜色的调和顺序。

 


有人问:这样不会枯燥吗?

她说:或许听起来无聊,但实际感觉还不错。因为你会发现,时间竟然慢了下来,一切都像每一株制成标本的花草,几十年来都没有丝毫改变。

 


喜欢,就做了,

她也不曾想到,

自己真的会为了一株稀有花草,

翻山越岭,独坐整天时光,

只为记下它们最真实的模样。

 


有一次,她为了研究杜鹃花,窝在标本馆里整整4个月,并为每一种杜鹃都绘制了肖像画。


(报春花的标本

当然,大自然真正神奇的,

不会藏在植物园和标本馆中,

李茜也不会拘泥于此,

作为专业的植物绘画家,

亲身体验,寻找未知,

才是她的乐趣和目的。

 


苣叶报春,李茜笑道,植物分类是一门既古老又充满了新知的学科,其爱好者通常都具有翻山越岭的野劲儿,又兼具坐下来翻阅文献学习的耐心。

“野外”两个字,

是艰苦的化身。

 


夏天,汗水湿透她的衣襟,

再被烈日烘干,

然后再汗湿,

再被烘干…

这种一直在进行的黏腻感,

磨人。

可是,她还在走,

前面,不就是那要绝迹的花儿吗?

 


冬天,凛冽的寒风,

从草地、从山间,

呼啸而来,

如同刀子一般打在她脸上,

生疼。

可是,她还在走,

前面,不就是那要绝迹的花儿吗?

 


水深过膝的湿地,用砍刀开路才能过的树林,最危险的时候,毒蛇离自己只有20公分。回想起来,仍旧冷汗涔涔。

 


也就是在这一次次野外考察中,

李茜寻到了一株美丽的绿绒蒿。

4500米的高海拔,

山体的岩石被狂风烈日和冰雪的侵蚀,

破碎成一滩石堆,但在石头缝里,

却开出了一株绚烂的蓝色花朵。

无论多么严酷的环境,

都会有生命坚守。

震撼,感动,

她觉得这绿绒蒿,

美得不可开交。

 


“或许你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植物,

没关系,看过就会很难忘记。”

 


野外的确苦,

但是这苦拦不住爱植物的她。

“自己也再找不出这么好的时光,倾听着自己的节奏,到了时节,就开;到了时节,就落。这也是所见的那一百朵花、一千片叶教给我的事情。”

 

 

相机照出来的植物,

是冷的,

但李茜画出来的植物,

是温暖的。

 


它们或许不为人知,

或许濒临绝迹,

但是那些画,

却在证明它们真实鲜明地存在过。

 



李茜说,自己会一直一直做下去,

她的梦想就是以植物学的视角,

记录下自己的家乡,

记录下那些常开不败的花儿。

植物科学绘画家,

或许是个小众职业,

但是他们做出的贡献,

绝不小众。

 


自然赋予我们生命,

我们也有义务,

去了解它们,

去舒缓它们,

怀着敬爱和热情。

 

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没有窜天的捷径,

没有入地的技巧。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世界上最会玩的地铁站!在这里,乘客根本不想出去!

在大城市出行 地铁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原本以...

邱泽被爆秘恋张钧宁!甜回11字认了

邱泽和张钧宁25日爆出两人秘密同游日本,还被拍到邱...

她一口气买了一堆同样的衣服,接下来三年每天穿同样的...

照片里的这个女人叫Matilda Ka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