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金子把碎片修复成艺术品,因太美,有人专门摔了瓷器,拿来给他修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破碎的器物,

修补起来还会完好如初吗?

是将就着使用,

还是会发现不曾预见的惊喜?

金缮之美

青绿色瓷器上的裂纹,

像树枝一样舒展开来,

优雅而从容,

乍现艺术重生之美。

深色碗盏上的黏合碎裂的金线,

像是划破夜空的闪电,

激情四射,气势如虹。

所有破碎残缺的器物,

在经过邓彬的修复之后,

总能焕发出新的生机活力,

甚至比完好的时候更添精致。

 

中国金缮第一人——邓彬

”用金,其实是一种态度。

残缺的东西常常带来破败,阴暗的感觉,

面对残缺,应该用世界上最正大光明的物质,

最像太阳的光芒,也就是黄金,

这样一种至阳的东西去修补至阴。“

 

他说,中国人的天性是喜金的。

金缮——“以金修缮”,

用大漆黏合瓷器的碎片或填充缺口,

再将金粉或金箔敷于表面,

不将缺陷掩盖,

反而要突出残缺的部分。

使之在恢复使用价值的基础上,

升华它的艺术欣赏价值。

 

金缮虽为日本的传统技艺,

但实际是中国漆艺流入日本后,

与日本的“侘寂”美学融合而成的一种修复技艺,

本质上是漆艺的范畴。

这门手艺的出现是基于对残缺的崇拜,

破碎的痕迹,未尝不是一种经年之美。

一地破碎中,

邓彬赋予了器物第二次生命。

不但要将它们涅槃重生,

而且要用始终如一的匠心,

演绎着从破碎到蜕变的华美艺术。

修复前vs修复后

其实,严格地说,邓彬不能算是手艺人。

他的专业是版画,又得过几个全国级版画大奖,

毕业后,也没有很大的”雄心大略“,

就来到无锡的江南大学设计学院任职。

他偏爱各种各样的传统手艺,

古代家具修复、漆艺是他集中精力的领域。

在做金缮之前,他已做了八年的古家具修复,

直至2013年邂逅金缮,

他才将这消失的古老技艺重新复活了,

并用坚定不移的匠心,

将金缮玩得风声水起。

做版画,制版的时候,

邓彬就对技术的要求特别高,

会训练出一种专业性,

而细致——这种江南人与生俱来的特质,

也成了他做其他手艺的基本功。

器物的修复本就是一个讲究细致的过程,

稍有不慎,就可能失了它的味道,

让不完美的地方,愈加不完美。

“我不能改变它的形状,而是根据残缺,做到极致。”

邓彬是这样说的,

也是这样做的。

他用几近完美的手艺,

将残缺之美勾勒出来,

使之重新绽放出生命的热情。

修复前vs修复后

 

由于国内对金缮这门手艺颇为陌生,

他只能自学、钻研,

从一部日本手工艺纪录片里,

找到金缮的工艺手法,

细细揣摩,步步试验。

然而,

出于对古代器物修复的疯狂热爱,

一头扎进陌生领域的辛苦都不算什么,

糟糕的是,

他遇到了更大的困难——大漆过敏。

金缮需要用到天然大漆,

而漆树树汁是皮肤过敏的根源,

轻则红肿痒,重则有生命危险。

他的皮肤,常常会被“咬”得伤痕累累。

邓彬犹豫了三年,

最终还是觉得这条路是必定要蹚过去的。

好在之前研究修复明清家具时,

已经熟悉了漆的脾性,

邓彬用不屈不挠的坚持,

轻松迈过了这第一步。

 

大漆过敏终究被内心对艺术的追求征服了,

邓彬在试验金缮的独角戏中,

变得越来越执着,

用日复一日的学习和尝试,

发扬着修复不完美的完美工艺。

把胶料和大漆按比例调和,

在破裂之处进行黏合,

如果器物的缺口比较大,

就用打磨好的木胎填补,

再涂抹上大漆,

让木瓷相合,

最后再重复打磨平整。

勾勒的金线决定着金缮之后器物的外观,

因此要不疾不徐,细致修补,

用一双淡定从容的手,

使金线与器物本身的气质达到最契合的程度。

 

 

拼接填补完成之后,

需要空间里有足够的湿气将大漆阴干。

温度越高,越是吹风,则干得越慢。

所以湿度必须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如果不足,

需得人工喷湿。

 

贴金的最好时机是大漆将干未干时,

找准了时机,

再用竹制的镊子把金箔一片片贴得平整美观,

靠的全是手上功夫。

无数次用心的摸索和尝试之后,

邓彬才慢慢领悟了金缮的精义。

越到最后,

越需要等候。

 

当然,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器物最后呈现出来的金缮之美,

终不负所望。

每次的修复过程,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

每一件器物,都在邓斌手里回归本真,

甚至比原来更加惊艳。

成功地修缮了一件又一件后,

邓彬开始把自己的作品发到微博上,

最初想法是与志趣相投的人互相切磋和交流,

没想到这出独角戏反而越来越热闹。

引来了许多前来欣赏的观众。

一个开画廊的广东人,

因为太喜欢邓彬做的金缮,

甚至特意买了一个蓟州偏窑口的碗,

自己打碎了再寄来修复。

“有的朋友突然就把东西寄来了,

我想他们的心理大概和求医一样,

希望有医生能收下,

否则就等于给它判了死刑。

所以我就尽量地去尝试。”

因此,邓彬也不会依照器物本身的市值去决定接与不接。

他为人谦和,答应为别人做金缮时多半还是被动的姿态。

“比起修复器物,

更重要的是修复人心。

如果它对物主有情感上的意义,

价值就无法估量。”

 

从2013年至今,

邓彬已经成功修复了2000多件器物。

他的眼镜度数越来越高,

但那颗崇尚艺术的心,

却从来没有停止追求。

 

也正是因为少有拒绝,

邓彬得以有机会用金缮尝试了对更多材质的修复。

紫砂、琉璃、玉,琥珀、珊瑚等,

哪怕多花费三四倍的时间,

邓彬还是欣然投入到修复工作中。

“日本会在手艺的精致上下极大的工夫,

而中国则是,文化观念很精致,

做的时候就很松弛。

中国则相反,

我们常常忽略了文化宝藏的传承。

就像这有7000年历史的漆艺文化,

就这样被我们丢之一旁,无人守护。

手艺是一种自然的生长,

邓斌用金缮之美,

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

用最真诚的态度修补残缺,

用最坦然的心态面对破裂,

生命中不完美的东西,

也可能有涅槃重生的一天。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断9年婚姻梁静茹《秋晚》选唱这3首歌藏心声

情歌天后梁静茹日前松口证实和富商老...

华山兇嫌骑车运尸 监视器画面曝光

杀人、分尸,恐怖惊人.....

他9年蹲拍街边陌生人,出现这样的画面,难以置信!

  都市生活中的你我, 似乎每天都形色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