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玲身穿汉服,霸屏纽约时代广场!中断400年的民族符号,也许被这个80后香港仔复兴了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中国自古就有“衣冠上国”,

“礼仪之邦”的美誉,

汉服

是华夏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

它璀璨华美,摄人心魄,

在千年时光的流转中翩翩起舞,

展示了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

 

2017年5月16日,

当林志玲以纪录片主持人的身份,

身着华美汉服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屏幕上,

让人初见惊艳,再见倾心。

 

作为纽约的地标,时代广场年均客流量近1亿人次

 

典雅大气的汉服,

衬着林志玲精致温婉的脸庞,

恰如一场浪漫的邂逅,

把东方气韵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以女神姿态向全世界宣告:

汉服已经是一个渐渐复兴的名词,

一个代表中华崛起的文化符号,

在现代社会,

汉服依然可以诠释明艳照人的东方美。

 

而制作这件汉服的,

是一名来自香港的汉服狂热者——钟毅。

同时,他还是一位致力于

将汉服变为当代礼服的匠人。

 

汉服始于黄帝,定型于周朝,

盛于明,衰于清。

彼时满人入关后,下令汉族剃发易服,

否则视为抗旨,定行问罪,

沿袭数千年的汉族服饰传统就此断裂。

 

在中学历史书上看到这段记载的时候,

传统文化的遗失让钟毅深感痛心。

作为炎黄子孙来讲,

他觉得自己应该身体力行地带动身边人,

让汉服回归到现代生活。

 

 

他每天穿着汉服“招摇过市”,

坚持了整整一年。

但这样的举措不但没有达到初衷,

反而引起了很多人的误解和嘲笑。

 

就连第一次去见大学女友的父母时,

他也是穿着一件交领汉服去的。

虽然人家当时出于尊重没说什么,

但事后却忍不住向女儿表达了自己的费解:

“你男朋友好像有点奇怪,

他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

 

既然身着汉服很难唤起大家的认同感,

那在现代生活中,

汉服应该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位80后小伙禁不住了陷入沉思。

 

汉服浓缩了华夏大地最古老的文明,

还把影响带到了整个汉文化圈。

但随着汉服的消亡,

很多人把韩服和日本的和服混为一谈,

这大概是命运和我们开的一场玩笑。

 

为了支持钟毅,

女友(现在的妻子)也干脆

陪他一起穿汉服出门。

有一次他们进了一家日料店,

钟毅又怕引起大家的混淆,

还专门写了一张纸条:

“这不是和服,是汉服。”

 

研究和复原文物是博物馆的事,

而钟毅在努力过后清楚地知道,

自己要做的,

是把汉服带到现代生活里。

 

服饰传承的断层,

是一种文化的断层,

他不甘心看着我们丢失的东西,

在其他国家被保存下来。

 

复兴汉服任重道远,且困难重重,

加上自己只是凭着一腔热血,

而无精通之处,

就这样莽撞地去将汉服发扬光大,

显然是行不通的。

 

于是,他开始大量地翻阅有关资料,

泡在图书馆里恶补知识。

慢慢地理清了思绪之后,

他对汉服有了系统而清晰的概念,

也坚定了自己制作汉服的雄心。

 

 

一开始做汉服的时候,

他和妻子凭着喜好去市场挑选布料。

但这样做成的汉服只有形而没有神,

离”神形兼备”的境界相差甚远。

 

一番斟酌和考量之后,

钟毅开始依照历史资料,

自己动手制作布料。

设计、裁剪、缝制、打版等,

他都亲力亲为,

容不得一点瑕疵。

 

汉服的制作和时装不同,

它是平面裁剪的,

无法避开一丁点的瑕疵

或稍作调整来解决问题,

对技术的要求也就更高了。

 

虽然剪裁以直线为主,

但一些比较急的弧度很难处理。

钟毅为此请来有多年裁缝经验的薛师傅夫妇,

一人负责裁剪,一人负责缝制。

经过多年的合作,

他们与钟毅早就达成了很好的默契。

汉服的平面裁剪,

也与东方的含蓄美学一脉相承。

将身材隐于宽袍大袖之中,

有大气威严之姿,也让人行动自在。

 

为了保留传统汉服的特点,

钟毅坚持不改动它的基本款式,

他说:

“如果失去了这些特点,

它就不是汉服了。”

 

一件汉服,往往要做几个月,

有时候甚至要花上大半年才算完工。

除了不改变汉服的核心之外,

钟毅都尽量为客户量身定制,

满足他们的个性和喜好,

这样的衣服才是活生生的,

不是一件活在过去的文物。

 

从一开始被业内人取笑,

被工厂嫌弃定制数量不够,

钟毅靠着一路以来的热爱与坚持,

他的“明华堂”如今已经成为圈内公认的

做工最严谨的汉服制作工作室。

 

按照明代习俗,

平民迎娶妻子被称为“小登科”,

可以穿九品官服。

对于现代社会而言,

唯一不容易引起误会,

也最容易被人接受的场合就是婚礼了。

 

于是,钟毅想以此为契机,

在制作水平上更加走心。

他设计了一款“凤鸾云肩通袖圆领袍”,

是从一副宋代缂丝上的凤羽获得启发的,

把这只凤设计在衣服上,

张开手臂,凤的羽毛打开,

像云朵一样漂亮。

 

从设计图到实物的呈现,

需要在很多次失败中积累经验,

循环往复的动作,

已经变成了钟毅的繁琐日常。

但他仍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坚持着对汉服的执着。

 

比如他的一款“云锦实地纱龙袍料”,

一年里经历了六次打版失败,

只有当它被熨烫平整挂在衣架上,

再充满仪式感地打个结后,

才算真正完工。

 

女友被钟毅的执着打动了,

义无反顾地嫁给他。

钟毅的海外华人客户群,

也从一件件“活”的汉服上

感受到了强烈的文化符号,

为这份家国情怀而骄傲。

 

做汉服已经第九个年头了,

钟毅却觉得这条路才刚刚开始。

中国有璀璨的五千年文明,

不应该在日本人手里发扬光大。

 

曾几何时,

汉服是流传四千余年而永不褪色的经典。

上到天子权贵,下到黎明百姓,

虽然有着明显的阶层分界,

但每一种形制式样,

都曾风光过、辉煌过,

在漫漫岁月长河中诉说着绝代芳华。

 

 

如果走在大街上,

汉服成为日常着装而不会迎来异样的目光,

才算真正恢复了文化自信,

我们丢失的东西,

才有找回的可能。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世界最美的40个小镇,丽江凤凰没上榜,中国上榜的竟...

中国的小镇古朴清幽 国外的小镇清新浪漫 ...

见过的最极简手绘

今天给大家是非常极简的手绘画, 很多几乎是一...

他15岁入行,去美留学3年后归国,开了一家闻名整个...

在当时,女人以穿旗袍为优雅得体,而男人,无不以拥有一件“红帮”师傅定制的西装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