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天后梅艳芳的发型师,却躲在厨房里做鸡,在家里摆四张桌子,只用一道家常菜,就让165万吃货都流下了口水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所谓的天赋,

不过是要钻到这件事里去。”

为了一只鸡,

打1300公里飞的去东莞?

这么酷的事情,

小编觉得,也就只有俊哥做得出来。

 

他无奈地摊摊手,

杭州的鸡不好吃也不能怪我啊。

口气是不少,但谁叫他在自己家客厅,

随意摆了三四张桌子,

只靠一道拿手菜“东莞一只鸡”,

就轰动了整个杭州城,让165万吃货都流口水。

 

小编初见俊哥,

觉得他身上的那个范儿特别像星爷。

灰色的头发,半扎了一个丸子头,

常年嘴里叼着一根中南海,

手里拎着一瓶啤酒,

生怕他一开口就说“我是食神”;

 

不过他可不是什么米其林大厨,

也没有祖传的绝世秘方,

甚至没有上过一天厨师专业课,

他是一名理发师。

 

俊哥做头,不靠死记硬背,全凭感觉。每个人的头型,穿搭风格,剪什么样的发型好看,他只要看一眼,心里都有了数。

这不,当初还只是一名在校生,就有明星特意找上门来,让他为自己的专辑,特意打造一款当下最流行的造型。

后来,他才知道,她是梅艳芳。

 

等到了1993年,他带着团队,

拿下了亚洲美容美发大赛的第三名。

一时间,黄耀明、谭咏麟等大腕儿

都是他的座上客。

但有普通客人找上门来,他也不敷衍,

“做你的头和梅艳芳的是一样的。”

只一句,便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1995年,他奉命来杭,

开起了花都美容美发分校,

这一呆就是20多年。

这些年,不仅培养了近60000学生,

自己也开了一间工作室,

只做预约,因为手法再娴熟,也不能马虎。

小编知道,没有一个手艺人,

愿意砸了自己几十年的招牌。

 

靠着一门好手艺,

俊哥每天抽烟、喝酒、烫头,

日子过得好不潇洒。

90年代香港的辉煌,独立电影里的黑帮仗义,

江湖里的人间烟火气,

全都在那一杯杯加冰的威士忌里。

 

毫不夸张地说一句,

杭州大半个文艺圈里的人,

都是俊哥家里的熟客,

当然是因为

——他做饭太TM好吃了

 

“我3岁就被外公抱进酒楼的后厨,

6岁已经踩着凳子在灶前烧饭了,

下厨房这件事,比剪头发还要早九年呢。

 

据说,俊哥路过一家饭店,鼻子随便一闻,都知道这家行不行。小编敬佩不已,俊哥不愧是“什么都吃的”广州人。

 

他平时最爱逛菜市场,即便自己一个人吃饭,也要讲究三菜一汤的营养搭配。他坚持,食材是一道菜的精髓

 

看一眼就知道小葱新不新鲜,

要一只六两的螃蟹,自己从水里提起一只,

绝对不差分毫,一定还带着膏。

相熟的摊贩,只要抬头看到客人是俊哥,

连推销、安利都省了,他可跟自己一样专业。

 

酒过三巡,

一群好友难免要掏心窝子:

你就开家馆子吧,

让我们这群老哥儿也有个地方落脚啊,

这一说,就是21年。

听说俊哥一直没动这个心思的原因是:

杭州的鸡太太难吃了。

 

直到去年,俊哥在自家客厅,

摆了四张桌子,决定开馆子。

名字呢,就叫鸡店,

啊不是,叫“东莞第一鸡”。 

 

当然,想吃鸡,必须按俊哥自己的规矩来。一天只做两桌晚餐,两桌夜宵,再想吃也没有捷径,必须提前打电话预约。

 

对了,鸡店实行的是“配餐”。除非有特别喜欢的食材,菜式一般都是俊哥自己拿主意。

 

杭州的鸡肉太柴,

那就从东莞空运回来,

洗干净血沫,出锅立马用冰水震住,

这都是老生常谈了;

 

最妙的是,最后浇上去的酱汁,

是用十三种调料调成,却一点也不抢戏;

 

而青口、大虾、扇贝等海鲜,

都是从舟山直接运过来的,

长途跋涉,吃的就是那一口鲜。

掐秒计算的时间,

却是自己吃出来的经验。

让司马吃惊的是,最受欢迎的是,竟然是主食——煲仔饭和生滚粥。

五常大米和矿泉水,装进砂锅里,再码上从东莞带回来的红肠、腊肉、鸭肝肠……

没有现代化的快捷径,秘诀就是耐心用慢火煮,直煮到米粒泛着油光,上桌后再浇上一勺酱汁,“不吃到一粒米不剩,算我输。”

 

而这一锅粥,

更是要耗费三四个钟头,

不断搅拌,必须煮到米粒完全散开,

怪不得有人感慨:

这才叫粥,以前喝的只能叫稀饭。

 

凭借着讲究的食材,撩人的味道,“东莞第一鸡”,在毫无宣传的情况下,硬是靠着好口碑,刷爆了整个杭州城。

 

好友二更拍的一段视频,点击量更是高达165万次。俊哥电话都被打爆了,记事的小红本本上,预约更是早排到了下个月。

 

当初怂恿俊哥开店的朋友,急的直跳脚,这下连自己吃顿饭都不容易了。

 

突然的爆红,

让俊哥自己都张大了嘴巴。

“其实都是些普通的家常菜,

我就是想让大家上门,像回家吃饭一样自在。”

小编却以为,

美食的最高标准,不是米其林,

因为家的味道才最难得。

 

“东莞第一鸡”,

面积着实不大,装修也称不上精致。

拐进居民楼里,在爬二层楼,

还要剁一声脚,楼道口的灯才会亮起。

但是一推开门,

却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人间烟火气。

俊哥从狭小的厨房走出来,

一手端着菜,抬头和刚进门的人打招呼:

“你来了啊~”

没有过分的客套,也不谄媚,

就像回自己家一样自然。

 

而熟门熟路的老客,

直接拉开冰箱,

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满了冰镇啤酒,

司马偷偷告诉你

好酒的俊哥本人,

还是德国啤酒HB的杭州总代理。

 

于是有人一个月内,

连续订了十几天的晚餐;

有人每个月都从外地赶来,

吃完一抹嘴再匆匆赶回去上班,

小编的好友特别好奇:

“你说实话,真有那么好吃吗?”

 

其实地道的美食是一方面,俊哥身上透露着一股香港老派的人情味儿是另一方面;

 

但试问,深夜还在觅食的人,谁还没有一点故事呢?哪怕只为了有酒有肉有朋友,也值得干一杯了。

 

“其实,我开这家店的目的,也是为了能有个地方去分享生活。”

 

这是分享,也是享受。

 

鸡店爆红后,

俊哥倒一点也没有改变。

没有扩张、也没有趁热度去大肆宣传。

依旧白天去工作室,琢磨几个发型;

 

等忙完了手上的活儿,

就往菜市场里钻。

他会板着脸很严厉地和摊贩说:

“你昨天的牛肉切的太碎了啦,

下次不能这么切。”

也会叼着一支烟,当着摄像机的面,公然撩妹,

“你妈呢?我们菜场一枝花好不好。”

 

常常有慕名前来的客人,缠着他讲一讲过去的传奇经历,俊哥却甩甩头发:

 

“过去的事,没必要老拿出来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好它才最重要。”

于是客人换了个方向,改问他做菜的秘方,他笑着说:“不要问这么多啦,我是东莞人”。

 

对方却不放弃,

被追问急了的俊哥,一口干掉杯里的酒:

“我从6岁就开始做饭,

做了40多年的饭,谁都能做的好吃,

要是这样都做不好,那是没!用!心!”

 

“不要看我潇洒,

我除非不办事情,办事情就会很认真,

所以别问了,真的没有什么天赋,

所谓的天赋,

不过是要钻到这件事里去。”

 

他头发灰白,

躲在狭小的厨房里做鸡,

骨子里却依旧是18岁那年

那个勇敢的少年。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永远被你踩在脚下的它们竟然能美成这样…...

  “地”是城市景观空间的...

摘下胸罩狂健身,“小姐姐”逆袭CK首席男模!

光鲜背后的美丽硬战!     前段时...

英国设计师创造微型“雨林”,将家庭废水直接变成饮用...

水资源的回收与利用, 一直是个热门的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