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裸趴?华山分尸案外案 起底野青眾闯禁地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走进华山大草原,

空地上一间又一间木材堆砌起来的小屋,

草地上一件又一件的艺术品,

和台北市市容如此不搭,

这群生活在这裡的人,

他们不是文青,

也不是愤青,

而是一群以天地為家,

无忧无虑共同生活的「野青」。

在华山艺文特区进行的「120草原自治区计划」,发生射箭教练陈伯谦,勒毙高姓女子后分尸的惊悚案件。

由於该计划是「野青眾」於去年11月向台北市政府都更处申请后,再开放民眾创意提案后进驻,民眾因而质疑这场都市丛林实验似乎已变了调 闯铁道办趴遭警约谈 另一方面,「野青眾」 昨又遭网友上网贴文或向媒体爆料指控违法,有网友将野青夜半电音趴画面截图,也有网友提供影片,指控野青们疑似擅闯台铁禁地,直接翻墙破锁闯入台铁停用许久的华山引道禁区。

另也有网友在野青眾的粉丝专页相簿「人类动物园」发现许多参与男女几近全裸照片,质疑是「裸体趴」。

台铁表示,华山引道现為预留通道,做紧急逃生和抢救用途,该电音活动并无申请,已报警处理,擅闯铁路路线者可罚1万到5万元。

铁警局昨晚也紧急约谈「野青眾」核心成员庄奕凡到案说明。 野青眾团队昨回应,该事件為个人行為,并非野青眾主办。野青眾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庄奕凡昨原答应受访,后又不再接听电话。

庄奕凡创办闯出名号

据了解,庄奕凡今年23岁,原本就读心理系,因厌倦以理论為根基的教育制度,读1年就休学,19岁这年他开始一边环岛,一边开啟「一杯咖啡,一个故事」的实验旅程,他在街头选定合适位置后,就放上木箱子、立起看板,用咖啡当媒介,路过的人们,只要坐下来互相分享一段人生故事,就可以换到一杯咖啡,因此认识许多志同道合者。

之后,庄奕凡回到台北,开始举办放映会、座谈等,「一杯咖啡」的计划也因少了衝撞的味道决定暂停。他开始寻找动态场景,他先接触派对、嬉皮文化,却感觉到狂欢作乐性质又过,缺乏批判与议题性。直到后来在花莲海或•疯市集、日本瀨户内国际艺术祭,及美国火人祭(Burning Man)中,看到自由奔放而又与其环境毫无违和感,他心中的野青眾雏形就此產生。

2016年10月1日,他和理念相同的朋友首度发起「拜火游行」艺术活动,并因此聚集各领域人马加入,后来他们开始以「野青眾」名义发起或参加各项让民眾惊艳的活动,陆续闯出名号。

近二年间还频繁举办「野趴-桥下市集派对」、「发条音乐节-压轴演出」、「大型实验展览-人类动物园」、「白昼之夜-与神同游」、「板桥435艺术村-夜间开幕计划」等活动。 针对外界的质疑,曾参与野青眾活动的陈昱清说:「一般活动往往仅有单一领域的创作者,野青眾这个平台,则能让不同领域的艺术家进行交流,且还能直接面对大眾,激发创作的生命力。

在命案发生后,野青眾的每项活动开始受到高度检视,甚至被用有色眼光来看,让参加者感到慌张、困扰。」  「尊重前卫找平衡点」 但另一名曾参与「野青眾」活动者表示:「野青眾办活动的人可能迷失在『做自己』的良好感觉中,忘了其他参与者需要一步步理解与融入。自愿承接活动的人若没意识到,自己角色应承担起的责任,而参与者也明辨不清,种种混沌不清让悲剧见隙而入实在令人惋惜。」  在「野青眾」眼中,他们是无法被定义的,但这次事件之后,「野青眾」恐怕也将被迫面对,自己是如何被社会所定义。

野青眾在华山大草原办艺术活动,反应两极。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去年万圣节刷爆朋友圈的无脸男萌妹,今年又出神作了!...

还记得去年万圣节台湾的一个小朋...

被贫穷限制想象的一家,换到富人区,暴击后领悟到这样...

贫穷和富有, 究竟会给人带来什么? 富...

有一种蛋壳叫别人家的蛋壳!分分钟美出新高度,要爆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之家,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