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阿嬤,卖菜53年捐出1000多万,惊动BBC,成为《时代》杂志百大英雄人物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凌晨3点,

在台东中央市场的菜摊,

65岁的阿嬤

又忙着准备出摊了。

13岁从母亲那里接手菜摊以来,

阿嬤一卖就是52年,

累计捐款超过1000万台币,

连BBC都难以置信,

称她为世界上

“最不像、最朴实”的慈善家。

她就是陈树菊

父母不是什么政要富贾,

她也没有通过卖菜发家,

而仅仅是起早贪黑、

万千小菜贩中的一员。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

相比于我们绝大多数人,

她年少的生活可谓“悲惨”。


年轻时的陈树菊

上小学时,因为家里条件困难去不了好的医院,母亲难产而死,13岁的陈数菊选择辍学。

为了哥哥能读完大学,为了弟弟妹妹能健康成长,她接手了母亲留下的菜摊,挑起了家里的重担。

好不容易拉扯着过了几年,三弟却患上了严重的流感,虽然同学老师捐钱,但依旧凑不够转院台北的“巨款”,最终三弟病故。

祸不单行,二弟又在一场车祸中死亡,回首起那段往事,她曾一度满腹心酸,痛恨老天的不公,并把所有的时间投入菜摊。

但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太过沉重,她无法排解,最终信了佛教,借着信仰的力量放下痛苦与烦恼。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她意识到:

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它只有在有需要的人手里才重要。

为此她开始用心经营菜摊,

对自己却相当克扣节俭,

目的只有一个:

攒钱做慈善。

父亲对她的行为一度不解。

凌晨3点打着哈欠,

她准时出现在菜摊,

每天工作长达18个小时。

一个人扛菜、分选、挑捡,

她要赶在天亮之前,

把最新鲜、

优质的蔬菜摆在顾客面前。


50元(台币)三把,

经她精心挑选的蔬菜,

从不缺斤短两、品质缩水,

50多年来她也从没跟顾客红过脸。

每天的餐食就是白米饭配面筋,

最奢侈的就是买一瓶豆腐乳佐餐,

“我对物质的欲望不高,

能节省一点是一点。”

白天辛苦一天,

晚上回到家,即使是冬天,

她也洗冷水澡,

就为了节约一点煤气、电钱。

除了明天进货的菜钱,

以及自己开销留下几十元,

她把所有的钱都放进塑料袋,

赚到钱就捐出去。

50多年没有结婚,

孤身一人的她

就做了两件事:

卖菜、捐款。

她不太在意自己的身体,

实在撑不住了,

就在菜摊上睡一会。

仅有的一点休闲,

是趁着客人少的时候,

拿出书本看几眼,

她说这是自己从小辍学留下的“情结”。

为了服务好顾客,

卖菜时她很少喝水上厕所,

最终憋出了肾炎,

住了12天院。

几十年的重体力劳作下来,

她的脊椎和脚都严重变形。

由于没有好好地照顾,

脚还发展成了蜂窝性组织炎,

几乎成了一只空壳,

阿嬤走路只能一拐一瘸。

对自己心狠,

但在做慈善这件事上,

她却从来都是心软。

1993年,

她给当时的佛光学院捐了100万。

1997年,

她又捐了100万给母校小学,

感恩当年学校对弟弟的帮助。

台东偏远地区的阿尼色弗之家,长期收养肢体障碍儿童,但却一度经营不下去。

陈树菊要捐款时,校长说给我5000块缓缓就够了,结果她给了100万。

校长说:你给我100万,我怎么办。她却说:就按你的计划去做,你会帮助到孩子们的。

为善不欲人知的她,

几十年都是低调地默默在做,

2005年她又捐出450万

为小学盖了座图书馆。

明亮舒适的空间,

每天都吸引大量的学生前来阅读,

但孩子们不知道这背后

是一个老阿嬤几十年

栖身在狭窄阴暗的老市场卖菜兴学。

直到被一家媒体敏锐地报道发掘

人们才惊呼:

原来在菜市场节俭卖菜的阿婆,

竟然是这样一位爱心阿嬤。

BBC的记者Cindy Sui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专程前往采访报道。

他难以置信一个卖菜的阿婆竟然累计捐出1000多万,评价她为世界上“最不像、最朴实”的慈善家。

2010年美国《富比士》杂志将其评选为亚洲慈善英雄人物”

同年美国《时代》杂志将她选入最具影响力时代百大人物”第8位。

她还获得《读者文摘》第四届年度亚洲英雄奖,以及有亚洲诺贝尔之称的“麦格塞塞奖”。

获得“麦格塞塞奖”后的5万美金,

她第一时间捐给了医院。

获时代杂志邀请,到美国领奖时,她并不知道这对她意味着什么,台东市长亲自上门请她,她说“不去,去了我的菜摊怎么办?”

直到马英九亲自打来电话邀请,她才不好意思拒绝,但在办理去美国的材料时,她的手常年劳作已经严重弯曲,指纹也因为几十年挑菜被磨平,不能在材料上按下指印。

领奖当天,

口红是借了妹妹的,

那件30多岁买的衣服,

拉链已经坏掉拉不上,

她只能敞着参加颁奖。

之后几天,主办方邀请她游玩纽约和洛杉矶,她却没心思玩,转而跑到了超市研究美国的菜价和品质。

她说这是自己从13岁以来,

休息的最多的一次。

回到台东后的第一天,

又是凌晨3点,

顾不得休息,

她又跛着脚,

回到了分外想念的小市场里。

她还是不喜欢暴露在镁光灯下,“每天全力以赴地放在菜摊生意上,才能尽可能地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对阿嬤来说,快乐并不是财富的积累,而是慷慨地赠与。

“每天晚上忙完,

想到受帮助人绽开的笑容,

由衷地感到心满意足,

我的愿望就是:

做到我死的那天为止。”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骷髅头的色彩之美

搞怪的人到处都有,墨西哥艺术家Butch Locs...

为什么中国叫China?看完我竟无言以对̷...

  为什么叫China, 多数的解...

1周速铲2斤!帅医授「3大懒人减肥法」超有效~前记...

想要赶在夏天穿上热辣比基尼,但缠着你的却是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