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年最美昆曲,中国歌剧魅影: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5月初,

第28届白玉兰戏剧奖

刚刚落幕,

有“昆曲义工”之称的白先勇

被授予特殊贡献奖。

他手书答谢词:

“第一次接触昆曲是在上海,

观赏到俞振飞与

梅兰芳的《游园惊梦》”,

这场也是梅老生前,

最后一部戏剧电影。

从此以后,

昆曲瑰丽婉转的美,

镌刻心上、见之不忘,

才有了后来惊艳世人的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600年前,

这个起于民间清曲,

兴于婉转江南,

盛于文人雅士间,

拥于皇家殿堂上,

启发了天下戏种的“百戏之祖”,

怎会料到后来的落寞,

甚至把国粹之名,

拱手相让。

如今,昆曲衣袂翩翩,

款步而返,

何妨一起轻启记忆,

来一窥这中国的歌剧魅影。

昆与京之辨

《霸王别姬》中,

程蝶衣既唱京剧又唱昆曲,

素有“京剧名伶”之称的梅兰芳,

唱起昆曲来也毫不露怯。

京与昆,

看似密不可分。

民国年间,

正是京起昆衰之时,

那时的京剧行当里,

流传着一句话:

好演员要:

“文武昆乱不挡”,

文戏武戏难不倒,

昆曲与乱弹(京剧)两样通。

昆与京的特点,

由此也可见一斑。

昆曲多以丝竹笛音为伴,

京剧多是京胡,

昆曲念词雅,

可登文人厅、入士族堂,

京剧念白口语化,

能搭市井台、临乡里巷。

京剧多立定唱白。

而昆曲则演、舞、唱皆有,

表演形式更丰富,

梅老曾说过,

昆曲载歌载舞,

对身段要求更高,

能为戏曲演员开蒙。

这样看起来,

昆曲百戏之祖的地位,

就不难理解。

余秋雨也说过,

它是中国戏曲最高典范。

但其实,比起戏剧,

昆曲更像是一门文人艺术,

介乎诗词之间,

流连演舞之中,

布景服装皆学问,

品昆像品山水,

横看成岭侧成峰。

水磨婉转腔

《牡丹亭·皂罗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良辰美景、

赏心悦事,

被称为文人四美,

学生时代时,

念念不忘的唯美辞赋,

也是典出昆曲,

只有“一声即勾耳,

四句卷全城”的昆腔,

才能道出这种袅娜情深。

昆曲唱腔,

一字之长可延续数息,

婉转如莺啼,

像加水研磨糯米粉,

又似蘸水打磨石器,

所以又称水磨调。

诗人为了作诗,

可以语不惊人死不休,

昆曲之祖魏良辅,

为了研习唱腔,

可以“十年不下楼”。

爱一个人能无心爱良夜,

放任明月下西楼,

爱一种艺术,

能爱到磨蚌成珠,

直到让昆曲得以“一咏三叹”,

这种深情,千秋写就。

诗海曲山词

《桃花扇》

春风上巳天,桃瓣轻如翦,

正飞绵作雪,落红成霰。

溅血点作桃花扇,

比着枝头分外鲜。

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

为桃花结下了死生冤。

说昆曲是文人乐事,

有阳春白雪之雅,

皆在昆曲念词,

将隋唐宋以来的诗庄词媚,

深蕴于唱念之中,

翻开昆曲的唱词本,

如入词海曲山,

处处皆学问。

昆曲南北曲牌,

从诗经词牌中汲取灵感,

《牡丹亭》中的闺怨之情,

也承继自花间词牌的婉约清丽,

诗词之于昆曲,

有如潭水之泉眼,

洞穴之光源。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处”,

朗朗上口的同时,

又有多少人知道是源自昆曲?

“愿此生终老温柔,

白云不羡仙乡。”

比之卢照邻的“愿作鸳鸯不羡仙”,

也不遑多让。

碎玉惊涛情

《长生殿·重圆》

神仙本是多情种,蓬山远,有情通。

情根历劫无生死,看到底终相共。

尘缘倥偬,忉利有天情更永。

不比凡间梦,悲欢和哄,恩与爱总成空。

昆曲的情,

是至情至性的,

昆曲虽有曲牌调式约束,

但却不囿于规则束缚,

所言之情,

有灵气却绝无匠气,

读来有如昆山碎玉,

又如风雪惊涛。

《牡丹亭》中,

梦回莺转,炷尽沉烟,

是杜丽娘的爱情悲鸣;

《桃花扇》里,

“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是飞鸟投林的一地萧索。

《南柯梦》中,

“长梦不多时,

短梦无碑记,

普天下梦南柯人似蚁”,

是一朝荣华、一折情尽的

大梦散去。

多少交锋,

几许跌宕,

昆曲取之民间千态,

戏是大千世界,

曲占半壁江山,

欣赏昆曲,

有如站在历史对岸,

观照千年前的自我。

惊鸿游龙舞

《牡丹亭·步步娇》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整花钿,

没揣菱花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我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有了昆曲身段,

可唱百样戏,

载歌载舞的昆腔,

曲词为骨,

舞姿为魂。

一袭水袖丹衣,

从舞台的亭台水榭款款前来,

柔婉之姿,

是江南的氤氲水汽。

举手投足之间,

眉梢眼角之缘,

天然便是风景来。

昆曲的身姿之美,

是江南的一泡清茶,

至深至浅,

至浓至淡,

初见惊艳,

再品就是无限回甘。

昆曲中可见山川,

朝飞暮卷雨丝风片,

这是《牡丹亭》,

昆曲中可见园林,

粉影照婵娟,

这是《西厢记》。

昆曲中可见人、

见己、见天地,

昆曲中,

硝烟战火远,

唯有笛声响板,

自心畔而来。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加州枪击案凶手在小学里开枪真相:竟奔着一名7岁男孩...

这是上周二加州枪击案背后的故事。 ...

一家三口,四季三餐,这对小夫妻从不露脸,甜蜜生活却...

“我真的, 很感激每一天。” 最美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