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姬:曹操最钟情却不舍染指的女人,旷世才情却命比纸薄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明月高悬,夜凉如水,

山间一府邸,还闪着橘色的烛光,

这一夜当早早地酣睡了,

但屋内的蔡邕还弹着他的古琴,

有如风中铃铎的琴音,

袅袅散开,空阔辽远。

突而一弦弹断,

一声急促的乐音落下,

隔壁房4岁的小女儿,对着门喊道:

“爹爹,是第二弦断了吧?”

蔡邕惊诧,女儿年龄尚小,

如何分辨出的?

于是他故意又将一弦挑断,

女儿又在那头喊道:

“这下是第四根。”

蔡邕是东汉著名的文学家、

书法家、音乐家,

能文工书、妙操音律,

朝野之内无人不闻其名。

如此文气显赫之家世中出生的孩子,

自然也不同凡响。

那4岁能辨琴的,

便是蔡邕的女儿蔡文姬。

蔡文姬名琰,原字昭姬,

西晋后为避司马昭之讳,改字文姬。

蔡文姬天赋初显后,

父亲蔡邕欲将毕生琴艺传于小女,

为挑上一把绝世妙琴,

蔡邕四下留意制琴之材。

听说吴地有一位靠养蚕为生的蚕娘,

桑蚕极有灵性,结茧的时候,

看见什么外物,就会结成形似的茧。

这位蚕娘日日思念在外服兵役的丈夫,

常常一边落泪一边长吟。

桑蚕成茧后,来收茧的官差竟发现,

有些蚕茧长得特别像愁女的脸。

此事传开后,蔡邕为之动容,

他用高价买回蚕茧,

亲自缫丝,作为琴弦,

琴成之后,轻轻一抚,

有哀怨之声,

便给其取名“寡妇丝”。

凡听此琴音无不垂泪感怀。

而后来,

蔡文姬便是用父亲赠与的这把琴,

弹拨着她内心的苦闷。

文姬天资聪慧,

不仅琴艺日渐成熟,

还有个过目成诵的本领,

她常常坐在父亲的书房中,

阅读父亲的藏书,

为那些即将失传的古琴曲打谱,

更是得到了父亲书法的真传,

梁武帝曾称赞:

蔡邕书,骨气洞达,

爽爽如有神力。

文姬十二岁时,

笔法已经行云流水、鸾飘凤泊,

在当时,谁不知蔡邕家有一个,

才情横溢的小女儿。

然而蔡文姬心比天高,

却命如纸薄,

生于乱世之中的女子,

只能如一片随水浮萍,

繁华过,苍凉过,

收拾千疮百孔的心,

缓缓飘向残忍而荒芜的成人世界。

16岁的蔡文姬出落得如人间仙子,

加之琴书诗赋,锦心绣口,

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此时蔡邕已被当时把持朝政的董卓,

收归麾下,家中常有有志之士往来,

大多都是仰慕蔡邕的才学前来讨教,

这其中就有后来的一代枭雄曹操,

以及河东的名门望族卫仲道。

蔡邕为女做主,

最终挑选了家世显赫的河东卫仲道为婿。

卫公子可不是什么纨绔子弟,

他博学多才,和蔡文姬琴瑟和谐。

成婚后的这对小年轻,

常常在家里谈史论道,

蔡文姬勤劳娴雅,

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颇得卫氏一族宠爱。

原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下去,

却祸福难测,突生变故。

结婚两年后,

卫仲道忽然得了咯血之症,

并不治而亡。

刚沉浸在婚姻甜蜜中的蔡文姬,

忽然成了众矢之的,

因为没有留下子嗣,

她的地位一落千丈,

卫家以文姬克夫之名,

对她百般刁难,

终日冷言冷语相待,

蔡文姬一面沉浸在,

十八岁丧夫之痛中难以自拔,

一面还要无声地抵抗夫家的嫌弃与冷落。

最终蔡文姬做出了一个,

在当时极为出格的举动,

那就是不顾世俗眼光,回到娘家去。

她终日埋首书卷,不理晨昏,

任凭闲窗风吹雨打,

府仰岁月朝暮增愁。

那段日子里,

蔡府每每有“寡妇丝”音传出,

便知文姬又在独自伤心了。

“独守空房难笑意,

常怀苦中一弦听。”

没想到这把琴竟是命运的一种预言。

祸不单行,

兴平年间宫廷祸乱,

董卓被王允杀死,

蔡邕惋惜叹息,

这一声长叹招来杀身之祸。

王允认为蔡邕心向董卓,

即日刺死,众臣表参求情,

蔡邕不惧死令,

只是希望自己能把汉史修完,

却未得到允许,

最终死于天牢之中。

而文姬之母也悬梁自尽,随夫而去。

就在一夜之间,

蔡文姬失去了双亲,

孤苦无依的她,

不愿久留伤心地,

世间之大,却无家可归。

但那时的蔡文姬却没有想到,

她会远离故土,

被匈奴俘虏北上。

董卓死后,

“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

北方的匈奴抓准了时机,

前来抢劫掠夺,

中原丧乱,哀鸿遍地,

国破家亡之时,

文姬也被铐上了枷锁,

做了蛮夷之俘。

她带着父亲给她的琴,

在北去路上悲戚弹奏,

流水落花,幽怨破碎,

这种柔弱与凄美打动了匈奴左贤王。

一代中原文豪之后蔡文姬,

就这样成了左贤王的侍妾。

左贤王因蔡文姬风华月貌,文采出众,

对她宠爱有加。

蛮族边荒之地,寒风萧煞,

幸而文姬有了自己的一双儿女,

在这风霜满染的地方,

她终于开始有了一些寄托。

她学习胡人文化,

渐渐地也听懂了外族语言,

更学会了吹奏胡乐。

但满眼异域异俗,

仍旧没有稀释半点她对故土的留恋。

每当文姬回首中原的日子,

她便拿出焦尾琴,琴音拨响时,

她仿佛看见了书房里整理史籍的父亲,

看见了宾客往来的蔡府前厅,

甚至想到了那段,

只有两年却快乐的初嫁生活。

只是不能继续往下想了,

繁华的倾塌只在一瞬间,

悲苦的命运沉重地压在了少女的心头。

寒来暑往,十二载的匈奴岁月,

未曾想还有走向尾声之时。

而带她离开的,

便是父亲曾经的门客,

如今平定中原的英雄曹操。

曹操多情,座下情人无数,

达官贵人的歌姬,

已嫁为人妇的美人,

他都占为己有,

但独独对琴棋书画皆通,

又高贵大方的故人之女,心怀不舍,

这份不舍让他不愿染指与她,

有任何污秽的非分之想,

只希望用足所有的力气将她寻回,

带她回家。

当曹操一统北方后,

他便想尽办法打听,

在乱世中没了踪影的蔡文姬,

知道被胡人虏去之后,

曹操不惜派使者携黄金千两、白璧一双,

誓要赎回蔡文姬。

几经波折,蔡文姬终于盼到了归期。

她得到了赦令,悬而悲喜交加,

悲的是不想与两个孩子就此诀别,

也自觉愧对了多年对自己宠爱的左贤王,

喜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土地,

那片有自己父亲与母亲气息的家园,

正在张开怀抱等她归去。

最终,蔡文姬在使者的催促下,

与自己的胡人丈夫和孩子泣泪诀别。

“文姬归汉”的故事,

在历史中开始书写。

回家的路,漫长而艰辛,

十二年前支离破碎的她,

在北俘途中留下了呜咽的琴音,

十二年后,

这条路再次听闻了蔡文姬的泣号。

故园断壁残垣,茕茕孤景,满目疮痍,

蔡文姬动情,

在这条屈辱与痛苦的长路上,

谱出了悲恸万分的千古绝唱——

《胡笳十八拍》。

回想初入胡人之地的痛楚,

屈辱非常,“志意乖兮节义亏。”

要穿毛皮做的衣服,惶恐异常:

“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

要食腥膻无比的牛羊,难以下咽,

“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

思念家乡,只能以泪洗面,

“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气将咽。”

终于还乡,却又骨肉难圆满,

“喜得生还兮逢圣君,

嗟别稚子兮会无因。

十有二拍兮哀乐均,

去住两情兮难具陈。”

孩子只能在梦中与她相见,

“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

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

人生终是无法两全,

似乎她命里早已晕下的,

便是悲哀的底色。

回到中原后,

蔡文姬迎来了自己的第三段婚姻。

曹操做主将她嫁给了,

一路护送她归来的青年才俊董祀。

古时莫管你才华美貌,

婚姻总是不由其身,

而此时三嫁的蔡文姬已经饱经风霜,

眼里也没了昔日的光彩。

董祀虽也是偏偏君子,

但面对披着一沓悲苦人生的蔡文姬,

并不能全然相爱。

不知是否是应了“克夫”的魔咒,

刚迎娶了文姬的董祀却突然犯上于曹操,

到了不得不斩的地步。

这仿佛是压死文姬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她披头散发,顾不得形象,

只希望力挽狂澜,

全力以赴救回新夫。

她跪在曹操门前时,

曹操正在宴请宾客,

突而听到门外痛彻心扉的声声哀求,

曹操见文姬如此落魄,

连鞋袜都未着,

心生怜惜,赶忙让人赐予鞋袜,

并将她引到宾客间,说:

“蔡邕的女儿来了,

大家见一见吧。”

蔡文姬声泪俱下,情真意切,

在座的宾客无不为之动容,

只是这降罪的文书已下,

如何追得回呢?

蔡文姬说:

“你马厩里的好马成千上万,

勇猛的士卒不可胜数,

还吝惜一匹快马,

来拯救一条垂死的生命吗?”

曹操看着眼前的女子,

慨叹造化弄人,

心里也有了几分动摇,

他思虑再三,

终于想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问到蔡文姬:

“听说你家中古籍无数,

现在还能想起来吗?”

蔡文姬连忙应答:

“父亲的古籍一部分赠与他人,

还有剩余4000余卷留给了我,

虽然战乱让我流离失所,

古籍多也流散,

但我能记住四百余篇。”

曹操说:

“我派十人陪夫人背写下来,可否?”

文姬答到:

“不需那十人,我一个人写给你。”

曹操最终获免了董祀的死罪,

也得到了文姬写下来的珍贵古籍。

被赦免的董祀心中感动万分,

没想到自己冷落的新妻竟然会不计前嫌,

为自己求情,

一颗冰冷的心终于被文姬暖化了,

他决心永远爱她,陪伴着她。

蔡文姬终于等来了自己安定的人生。

回想当年汉末动乱时的情景,

文姬写下《悲愤诗》:

“还顾之兮破人情。

心怛绝兮死复生。”

曾经自己悲痛得死去活来,

也以为自己的结局是永眠于异乡,

却没想到,最终还能叶落归根。

那英年早逝的卫郎,

饮憾而死的父亲,

那痛失爱妾的左贤王,

永世不见的孩子,

庇护她周全的曹操,

和最终白头相守的董君,

人生的哪一步是可以通过计算而得出的呢?

只有不断地接受,

不断地将自己从痛苦中抽离,

苦苦地熬过那些疲惫不堪的时刻,

才能求得一丝安宁。

歌且行,有风长吟,

千年之后,

明朝人陆时雍读罢《胡笳吟》慨叹道:

“可令惊蓬坐振,沙砾自飞,

真是激烈人怀抱。”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井柏然3000万豪宅曝光:你问回家干嘛去? 我只是...

16岁那年,父母离异 井柏然跟着爷爷奶奶 ...

佟丽娅抱儿子惊喜现身!现实没把她击垮,反而活的更漂...

最近,有媒体拍到了佟丽娅抱着儿子的照片,朵朵的正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