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楼头牌到酒店大亨,民国第一“财女”:颜值是我最不值一提的长处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位于上海市中心淮海中路的锦江饭店,

自它1951年开业以来,

共接待了100多个国家、

近300位的国家元首,

以及众多的国际要人。

饭店的创始人为奇女子—董竹君。

她出身青楼,

毫无背景毫无靠山,

靠着自己坚定的信念,

成功逆袭为杰出的女企业家。

婚姻不幸,没有自怜自艾,

反而坚强出走,

像娜拉一样主宰自己的命运。

历经人生低谷,没有将她击垮,

反而激发更高昂的斗志,

打下锦江饭店这块金字招牌。

董竹君用不凡的经历,

在乱世中书写自己的传奇。

董竹君,出生上海贫民窟,

父亲拉黄包车,母亲是洗衣女佣。

13岁时,为替父母还债,

沦为青楼歌女开始卖唱生涯。

她是一名清官人,

卖艺不卖身,

因为歌喉优美,追求者众,

追求者中有一个夏之时。

当时袁世凯开价三万元,

通缉革命党人夏之时,

董竹君非但不怕,还自主嫁给他。

她对已是四川省副都督的夏之时,

提出三个条件:

1、不做小老婆。

2、结婚后到日本求学。

3、将来从日本读书回来,

组织一个好的家庭,

你管国家大事,我当你的内助。

夏之时全数答应。

婚后他俩果然到日本读书,

实现了董竹君的愿望。

她就读于东京御茶之水女子高等师范学校,

董竹君的真正文化都源自于此。

这也是她婚姻最甜蜜美满的六年。

在长女国琼3岁时,

夏之时随着时局的需要,

带着妻女回到四川合江老家。

夏之时的老家是个封建大家庭,

各种旧式礼仪很多,

由于董竹君的青楼出身,

夏之时的家人起初对她冷眼相待。

幸亏她预先购买大批洋货作礼物,

分送全家上下,才换来一些笑脸。

董竹君凭着自己治家的才干

逐渐挣得了尊严与地位。

夏家为她重新置办婚礼,

确立她的正室地位。

就这样董竹君带着大女儿二次拜堂。

后来一家人迁居成都,

买进东胜街一个大院子,占地约3亩,

大小房屋20多间,是一座四进院。

室内摆设豪华别致,红木桌椅、沙发、

地毯、古董、字画等,布局古香古色。

庭院里假山怪石,摆满兰花。

住在这样富裕闲适的大宅,

董竹君好不快活。

董竹君喜欢法国,想去法国留学,

她打听到成都平安桥有座法国修道院,

于是前往修道院请修女教自己法语。

后因为怀孕,才打消了去法国的念头。

因时局不稳,夏之时下野了,

天天在家栽花种竹、养鸟养马。

突然被解除军职,夏之时气忿难平,

逐渐由新派革命者转变为守旧的乡绅。

他对董竹君连生四个女儿非常生气,

也对董竹君热心社会事业深感不满,

他下意识地不希望妻子比自己能干。

夏之时意志逐渐消沉,

开始以搓麻将和抽鸦片烟度日。

后来董竹君终于生下一个男孩,

重男轻女的夏之时,

竟不允许四个女儿读书。

还有一次,为了一点小事,

夏之时竟然掏出手枪来威胁董竹君,

这使董竹君伤心至极。

从一开始的百般容忍到后来完全绝望,

董竹君毅然放弃富裕的生活,

带着四个女儿及父母远走上海。

这个离家出走的“娜拉”轰动了成都,

成为当时各家报纸的热门新闻。

夏之时与董竹君协议分居五年,

分手时夏之时嘲讽地说:

“你要跟我夏之时离婚,

将来如果你在上海滩站得住,

能把这几个女儿养活养大的话,

我在手板里煎鱼给你吃。”

离婚后的董竹君,

带着四个孩子苦度岁月。

生活的艰辛,

有时到了令人绝望的地步。

五年分居时间到了,

董竹君与夏之时正式离婚。

正逢董竹君父亲过世,

生活的重担压的董竹君欲哭无泪,

彷佛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苦难到了极点,终于有了转机。

有个贵人建议董竹君开家饭馆,

并送上了义士赞助的2000元钱。

从此董竹君开始了她一生中最辉煌的创业时期。

当时在上海最受欢迎的是粤菜和闽菜,

川菜并不吃香,

主因川菜太麻、太辣、太咸,

不对上海人的胃口。

董竹君将川菜的花色品种,

加以重新组合和改造,

继承川菜“一菜一味、百菜百味”的传统,

改重辣为轻辣,严格掌握色、香、味的调合,

经她改良后的川菜,既保持了传统特色,

又调合了南北食客的胃口。

以往客人只知川菜猛辣,

尝了“锦江”菜,便喜欢上了。

食客的口头广告威力无比,

“锦江菜好吃”的赞誉四传,

天天高朋满座。

菜好,还不完全是锦江走红的原因,

锦江布置之幽雅、设计之饶有情趣,

更是吸引客人的一大因素。

每个餐室里的陈设布置,

各具特色没有重复。

董竹君追求的是,

“使得各个屋子不同,

新奇而又变化,

使人每次走到这里,

不感到单调,枯寂无味,

而觉得目悦神怡有无限莫名的快适。”

董竹君还十分讲求品味,

除了室内装潢考究,

红木雕刻的宫灯、

意大利样式的雕塑、

墙上挂有张大千画的丛竹、

郎静山拍摄的照片、

和郭沫若写的条幅。

特别是郭沫若,

董竹君十分钦佩他,

包下了郭沫若的一日三餐,

用实际行动支持抗日。

郭沫若称赞董竹君为一饭救韩信的“漂母”,

还写诗表达谢意,其诗为:

“患难一饭值千金,而今四海正陆沉。

今有英雄起巾帼,娜拉行踪素所钦。”

1935年锦江川菜馆,

在上海法租界华格臬路

正式挂牌营业,

开门就是满堂红,

此后生意更如竹子般节节攀升,

常常是楼上楼下座无虚席。

四川成都依傍着美丽的锦江,

故以“锦江”作店名。

因她名字的缘故,

店徽就是一片片青竹叶。

上海滩头面人物杜月笙、

黄金荣、张啸林等皆为常客;

军政要人也常在此设宴集会;

卓别林访问中国时在此品尝过香酥鸭子,

还特别写入他的回忆录;

满座的时候连杜月笙也得排队。

有一回杜月笙实在等得不耐烦了,

就让招待员捎话给董竹君,赶紧扩充店面,

房间不够,就用他的名义跟房东打商量。

房东误以为杜老板是她的靠山,连忙答应。

锦江向后弄深入,必须搭天桥过去,

又是杜老板出面疏通,促使法租界工部局

破天荒签发了特许营业执照。

扩充店面后,锦江的生意更为火爆,

董竹君名声大噪,被视为神通广大的女强人。

新中国成立后,

董竹君毅然将经营十六年,

时价15万美元的“锦江”两店奉送给国家,

还交出了自己的花园住宅,

仅保留了郭沫若手书的一首《沁园春》词。

1951年她将锦江川菜馆、

锦江茶室合并为“锦江饭店”,

成为上海解放后接待中央领导

和外宾的重要接待宾馆。

同年,夏之时被误以”组织策划土匪暴乱”罪名,

枪决死于合江。

那年董竹君51岁,

得知噩耗后,

她把夏之时27岁时的照片放在床头,

这一放就是40多年,直到她去世。

云卷云舒,

一切终成往事。

97岁高龄时,

董竹君接受《读书时间》栏目的专访,

说到自己一生的感触:

“我对事物的感觉是,一个人呀,

人生几十年,酸甜苦辣,

什么样的事情,大大小小都会遇到的,

看你怎么去对付它。

随心所欲做不到,随遇而安不会做不到的。”

董竹君生前还完成了自己的回忆录

《我的一个世纪》。

历经了晚清、民国、新中国,

董竹君的一生就是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

出身在旧中国社会底层,

贫穷、饥饿始终伴随着她的童年,

她却从不认命。

有人将董竹君形容为

“中国的娜拉”、“中国的信子”,

前者强调的是她女性人格的觉悟;

后者强调的是她出身卑微,

却能赤手空拳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她不仅创作了色香俱全的“锦江川菜”,

更留下了浓郁醇厚的人生百味。

那川菜的重口,麻辣、鲜香,

正如董竹君的一生,轰轰烈烈。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我们度“夏”如年 古人避暑竟有如此绝招 最后一条超...

“目今盛暑之时, 又当早饭已过, 各处...

毛加恩度蜜月第一天…开门收到高以翔礼物!新婚夫妻破...

艺人高以翔于11月27日猝逝,毛加恩打破禁忌,和造...

藏族传统婚礼全过程 大开眼界!

传统是一种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年轻人选择摒弃传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