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读完名牌大学,带着两个孩子回到老家,拆了旧屋建起书院,村落里传播书香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易水河畔,荆轲塔屹然矗立

建筑师梅静便出生在这里

她是梅静,土生土长的西陵人

从小在文物古建的环境中长大

后来考入清华美院,学习建筑历史专业

清华毕业后

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过六年

工作的内容大多与乡村文化遗产有关

梅静曾在冰天雪地里到张家口堡子里调研

也曾跋涉数十日

在云南高山云海间调查村落遗产

当她看惯库伦的暮雨

大理的长云、林芝的雪山后

开始明确了自己内心的信念

梅静决定:

回到清西陵,建设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

家园的名称,早在心间

就叫“听松书院”

2015年年初

梅静决定众筹建设听松书院

众筹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如清华的学长、同门

设计院的朋友,家乡的发小等

2015年5月

书院第一轮众筹完成,开始施工

梅静准备改建的

正是她父母在河北易县

泰陵东侧的北山亲手建设的老屋

曾经她多次设想保留老屋

最终却因特殊地形

老屋基础危急

只能原址重建

虽然梅静心中画了很多版的“听松书院”

但还是不敢大意

专门邀请了一位设计师做出了设计图

书院开工建设初期

梅静还生活在北京

每隔周便会组织一次讨论

当看到设计师对书院功能空间的设定设计图时

梅静欣喜的快要跳起来

这就是自己心中想要的家园啊

建设的后期

梅静的第二个宝宝出生

梅静来到西陵

设计的讨论也转移到工地

将宝宝安排好之后

梅静会帮助木工师傅和瓦工师傅

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书院建成后

望着书院晚上的灯光

梅静觉得

自己有悖于常理的决定也是“正确”了一回

屋瓦和青砖垒砌的小院

有一种说不尽的禅静味道

听松书院起居空间

进门是一座通天书架

沿着光的格栅

会通向“书的龛”

松木格栅梳理着时光

洒向通天书架的最高层

一片湛寂

听松书院内庭院

白石为纸

水墨瓦晕

听松书院的客房

素灰的金砖地面

最舒适的水地暖

皑皑白雪至

听松问梅时

书院的客房大多设计成loft

开阔舒适

书院出品的画案

静坐在案前

面对屋瓦粼粼一片

松影云天

余晖中的书画案

如果想创作

不妨到泰陵散步

慢慢寻找灵感

在书院半地下空间

人们可以享受畅快淋漓的书画体验

“易水听松有古风”

有时候

听松书院与易水画院也会举行笔会活动

听松后院的老屋

将成为听松社区的展馆

旁边新增了一位邻居——“竹房子”

这里将来会成为一个手工作坊

——Ting song workshop

听松工坊里

泥巴、木头、石头、松塔

……

乡村的材料无限

创意的智慧满满

但是对梅静来说

这里绝不仅仅是民宿

它是没有边界的乡村文化课堂

由书院的实体有效承载并发挥巨大功能

梅静以这家书院为载体

积极地开发各类文创产品

她希望能够以一家书院作为一个切入点

改变故乡的贫穷落后的面貌

家里的人也都参与其中

梅老爸在书院里工作

把书目电子化

这里也成了孩子们接受教育的好地方

大人们教孩子写字作画

大手握小手,笔锋稳前行

现在的她

就带着两个宝贝生活在听松书院

梅静会经常陪陪孩子在泰陵散步

在露台上观星座,看日出

她也会陪他们在书龛读绘本

认识藤蔓中新长出的葫芦

午后的时光

溪溪姐姐喜欢躺在后院

学着妈妈的样子看云发呆

小山寨树挂满了红果

想起现煮的山楂羹

真正的鲜美至极

梅静有个宏大的梦想:

在文化贫瘠的区域想实现书院的价值

在落后的北方乡村建设崇尚文化的听松社区……

在她心里

这座书院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小院

而是在村落里传播文化知识的地方

中国有无数像梅静老家这样的村子房子

你是不是也有一片心中的书院?

也许梅静的经历会给你一些启发:

这条回家的路,并不遥远…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这一回,宜家开始“虐待”植物了!30天3D循环辱骂...

生而为人请好好说话,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哪一句话,会谋杀了别人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