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冬天-58℃却不结冰,是中国最后一个驯鹿村,全村仅剩100人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在呼伦贝尔的根河市

有一个叫鄂温克的少数民族

他们在300多年前从俄罗斯迁徙至

限制的大兴安岭

经过历时岁月的冲刷

他们现在也面临了和300年前一样的问题

你可能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

见过驯鹿这种动物

或许它只活在你心中的童话世界

你也一定不知道

在中国境内你就能看到它

它就在中国的最后一个即将消失的驯鹿村

它就是之前大鹏说过

要给大家推荐的

全中国10个村落中的其中之一

它逆着时尚潮流,回归本源,逃离都市

去向慰藉心灵的精神净土

你来自哪里,你又有多久没回去了

在大鹏的心中

故乡一定是一个早晨伴随着鸡鸣清醒

深夜在浓雾中入睡的小村庄

我们儿时总想逃离农村去大城市打拼

但后来我们去了大城市

那里又成了我们日思夜想的地方

那里承载了辉煌的文化与无数人的乡愁

但是如今发展太快

我们每次回去他都离我们越来越远

在最近这短短十年间

已经有90万个承载着厚重历史的村落已经消失了

这大概这就是现代和传统之前的冲突

不过现在你还有机会

去那些还未消失,还保存着原来风味的

村落看一看,让他们还可以

存活得久一点

那今天就跟着大鹏一起

去中国最后这个驯鹿村看一看吧

驯鹿村位于呼伦贝尔的根河市

在根河市西郊北4公里处

紧邻S301国道,西邻西乌气亚河

这个民族至今都保留着

原始的部落文化

而他们也一直以原始的狩猎为生

但是这里的狩猎并不是

大家印象中的大肆屠杀自然生灵

而一种人类文明进程中最古老的生活方式

其代表着自然对人的反哺、人对天地的敬畏

以及人和万物的共生不息

而目前这样的原始文明

在中国也已经渐渐走向了尽头

也只有当你走进这个位于大兴安岭深处的鄂温克族

你才能在这个驯鹿部落中

隐约找到一点这样古文化的缩影

在冬日的大兴安岭一片雪白

万物宁静

零下40多度的气温里

一切声音仿佛都已被冻结成冰

但是唯一灵动的却还有这里没有结冰的溪流

这真是大自然的奇迹景观

每天清晨整片山林被薄雾所笼罩

在树林的远处传来

一阵阵清脆的铃铛声

一种酷似麋鹿的动物从林间缓慢走来

他们全身呈现灰白色,比一般的鹿要壮硕

如初生牛犊一般

还有自然美丽如树枝般的鹿角

眼神中传递出来的是精灵般的温顺

他们悠然的在雪地中漫步

脖子上的铃铛声回响在整片山林当中

它就是这片森林的主人

——驯鹿

也就是大家所称的四不像

而鄂温克族就是负责掌管驯鹿的

外界把他们称为“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

“最后的驯鹿人”

鄂温克意即“住在大山林里的人”

他们是中国唯一合法过着

半定居半游猎生活的族群和使鹿部落

国人对鄂温克狩猎民族的记忆

似乎仅仅来自小学课本

他们本民族也没有自己的文字与语言

只能来自一代又一代口口相传的历史

历史上,鄂温克猎民先祖几度迁徙

他们的一生都离不开酒、驯鹿、猎枪和原始森林

这些都被融进了整个民族的血液

但2003年以后,一切都被改变

那一年,鄂温克人以生态移民的方式

进入根河市郊的新定居点

驯鹿也开始了人工圈养的实验

村民每天呆在驯鹿园里

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

这种新的更加富足和轻松的生活方式

令绝大多数鄂温克人放弃了让他们的驯鹿回归山林

如今依旧坚持在深山驯鹿的猎民

已经只剩下14户

这14户人家没有选择离开这片

一直守护着的土地

他们现在依然还坚持着在这片森林里

过着原始的部落生活

而他们的生活条件也是非常艰苦

因为要随着驯鹿群

不停的迁移,去新的地方生活

所以为了方便,他们这几百年里都住在

临时搭建的撮罗子里

对于食物也是以

方便、易于保存、饱腹为主

并没有那么多美味可口的佳肴

他们在深夜放养驯鹿

太阳升起时再将鹿召回

年复一年的喂养他们,保护他们不受伤害

也正是有了这一群驯鹿人

中国仅存的2000只驯鹿才得以生存并繁衍

每年中九十月份时是驯鹿的发情期

在发情期决斗获胜的公鹿

会带着陆群进入森林,并一去不复返

但总会有一些驯鹿和大部队走丢

他们就可能遭受到偷猎者的袭击或者

其他猛兽的攻击,造成生命的危险

也对驯鹿人的财产造成损失

于是驯鹿人也只好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

耗费长达几个月的时间进山驯鹿

一种冗长的令人困惑的悲哀在林中

当村庄沉睡的时候

如同记忆、影子、回声,遍及水面

而驯鹿似乎是作为报答

一直作为鄂温克人的交通及生产工具所用

供给他们香甜的奶茶和宝贵的鹿茸

而鄂温克人也对驯鹿万分疼爱

就如同自己的家人一般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绝不会做出

伤害驯鹿的事情

因为在他们心中驯鹿是一种神圣

并充满灵性的动物

更是人和神灵交流的媒介

并且就算驯鹿死掉他们也不会

食用鹿肉

对于死掉的驯鹿

他们会为它举行隆重的风葬仪式

让他们回归自然

而现在大部分的鄂温克人

已经走出大山

搬入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新乡

此外,他们猎枪被没收,被禁止狩猎

驯鹿们也从广袤的山林走进了人工圈养的围栏

不仅如此他们还面临着

现代与传统之间的艰难选择

而这样的问题就正好出现在了柳霞的家里

不过此时他的处境更糟糕

因为前几日他的丈夫不幸病逝

家里的鹿也不见踪迹

更让她难过的是自己的孩子也想离开这里

前往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在儿子进城那天,他面部挂着一丝愧疚

但在离开时却依然没有回头

作为母亲也拦不住孩子,只好看着孩子远处的背影

森林中回想着母亲的声音——

慢点走,慢点走

直到消失在这空旷的大山深处

其实剩下的这些驯鹿人也不是没想过离开

但是每当听到驯鹿的死讯

他们每次都感觉犹豫银针戳穿他们的心脏

为了驯鹿他们再次返回了森林

他们的命运与生俱来

与森林共存,与驯鹿共生,坚守最后的使命

坚持到最后一刻为止

面对这两代人的不同选择

没有绝对的正确答案

因为这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现状

中国目前最后的驯鹿村

还有100个人坚持着让这段文明延续

你会愿意去这片森林中支持他们吗?

趁他还没有真正消失之前

带着对大自然的敬意

对古文明的热爱,去这片村落看看吧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