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7年从未上过班,却走遍半个世界。80后小哥从日本“流浪”到大理,一家五口归隐田园,竟然引数万网友围观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太自由就是没有自由。”

从未工作过,曾经游历了半个世界的六说下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带着妻儿安居在大理,种菜、养鸡、榨油、酿酒、烤蛋糕、做护肤品、玩乐器,甚至给妻子接生……87年出生的他像个熟练的老农那样,对生活的一切了然于心。

虽然有时六也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辛苦,但辛苦就是幸福。能够自然简单的生活,还有比这更好的吗?

考上大学的那年,

18岁的六做了个非常大胆的决定。

“老师,我不想上课了,我要去环游世界。

课程我会自学,作业会定期发邮件,

考试的时候我就回来!”

同学们都以为他疯了,

没想到老师竟被他打动了!

就这样,六没拿家里一分钱,

用随手捡来的破纸板做张路牌,

背起背包,一边旅行一边完成学业。

在路上7年,游遍了半个世界。

兜兜转转,来自日本的他停留在了大理,

租下一所带院子的老宅子,

娶了个漂亮妻子,生了3个萌宝,

包下几亩地,当了一个农民。

拍照片的时候,三儿子还没有出生~

六真名叫上条辽太郎,

出生于日本一个名为千叶县的小城。

“就叫我六吧,一二三四五六的六。

大理的六郎太多了……”

这是六在大理生活的第七个年头。

初来大理时以表演为生

自己种稻米、种三四十种蔬菜,

养鸡、养鸭、榨油,

做天然护肤品、烤蛋糕、酿酒,

甚至还给妻子接生……

闲下来的时候就坐在院子里,

陪着孩子玩耍晒太阳,

或者约上三五好友,一起玩音乐。

呆腻了,就带上妻儿出去旅游。

“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让人羡慕了!”

“嘿嘿!那你来试试?”

其实在明白自己想过怎样的生活之前,六和许多日本的年轻人一样,迷茫而浮躁。

吃着“垃圾食品”,晚上就到东京酒吧和年轻姑娘跳舞,然后深夜坐火车回家。

那时候的六对菜怎么种?从哪儿来?完全没有兴趣。

大学时候组建了乐队

踏上环游世界的旅途后,

六在北海道赏雪,

在鹿儿岛的森林里游荡,

在冲绳看火山喷发……

没钱就去打工赚钱,

或者用劳动换取住宿和食物。

每到一个新地方,

他都能结交到有趣的朋友,

见识到书本上没有的风景。

在冲绳,遇到火山爆发

六走过日本许多地方,

但他最爱的还是日本的农村。

村里都是老年人,特别好客。

只要我帮他们干活,就不用发愁吃住问题。

他跟随当地老人学习种地、

做味增、种菜、开拖拉机、干各种农活。

第一次接过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食物,

在外漂着的他,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对这些以前不以为然的手艺,

他越发充满了尊敬和热爱。

在日本背包旅行

旅行的路上,六从未停止学业。

他每天坚持4个小时的学习,

每到考试都会考的很好。

日本玩腻了,他就打工攒路费,

跑去其他国家继续玩。

在印度和当地老人、小孩合影

在中国骑行

有一次在东南亚,为了观赏难得的月食,

六和朋友爬到山顶的大石头上,

结果半夜不小心踩空,从石头上掉了下去。

“我很幸运,只是摔骨折了。”

他只好在山顶躺了一晚,

直到第二天才被人送下山。

那时的六,虽然一直在路上,但心里依旧迷茫。这样的生活自由的太过分了,他有点害怕。

他不知道自己最想做的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结束?

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流浪到死。没想到,在泰国的旅途中遇到了妻子Ayako,大家都喊她“阿雅”。

正在收拾衣物的阿雅

穷游的两人相识相遇,一路结伴而行。

在内蒙大草原上,痛快地支起帐篷,

和当地牧民一起放牧、生活。

令人惊喜的是,阿雅怀孕了。

当地老人说:“吃羊肉嘛,子宫暖和了就怀孕了。”

在内蒙的六和阿雅

有了孩子要怎么办呢?

“在中国找个环境好的地方,

把孩子生下来,这是我们的福地。”

喜爱温润气候的两人决定南下,

找寻合适的居住地。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大理?

六说,一切都是缘分。

“我来了这里就有了工作可以赚钱,

有了朋友,有了地方可以睡,

有了地,这些不是我自己找的,

所有东西都是从外面进来,

我感觉应该留在这里。

六和阿雅的小院

阿雅临产前,医生说羊水太少建议剖腹产。但他们坚决不同意。

思前想后,六干脆托人从日本带回自然分娩的书,决定自己在家替阿雅接生。

“一开始也特别紧张,但学习了以后觉得还好。没什么特别,都是以前的人做的事情,只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怎么做了。”

在大理这几年,六和阿雅也相继

接生了他们的第二个、第三个孩子,

说到这个,六突然羞涩的笑了。

“其实主要是阿雅的功劳,

我就在旁弹着吉他唱着歌,

她感到轻松了孩子就很容易生出来了。”

大儿子叫和空,小儿子叫结麻

穿过一条长满茂密杂草的长廊,七拐八拐,在村子的尽头,便是六和阿雅的小院。

在他们搬进来前,这个老宅子早就荒废了。屋顶立着仙人掌,墙头竖着龙舌兰。不通电的老屋里漆黑一片,还到处漏风,家具也都缺胳膊断腿。

六想办法拉来电线,自己砌墙堵住漏风口,还在屋里搭建取暖炉,给各个房间通了暖气!前后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把小院彻底进行重修和改善。

自己动手修建老房子

院子里的花,墙头的仙人掌就让它们自由生长。

建起一间淋浴间,装上太阳能,洗澡就更方便了。他还砌了一座面包炉,阿雅最爱的烤面包,孩子们喜欢吃的饼干、蛋糕就都有了。

古城里没有花样繁多的玩具,他就用轮胎和麻绳做成一张秋千,用废弃的材料改成小篮球架,孩子们玩得可开心了。

在六的观念里,心和身体是一起的。如果吃好的东西,身体就会健康,心也会健康。

为了让孩子们健康成长,在离家不远处,六租下一片菜地,种下紫苏、牛蒡、青菜、萝卜等30多种蔬菜,大多是从欧洲、日本托人带回来的种子。

他从不翻地,也不挖坑(害怕伤害地里小虫子),

不施任何化肥或有机肥。

菜地里杂草总比蔬菜还要多。

这样真会有收成吗?

我不禁疑惑了。

你相信这是他的菜地吗?

六告诉司马,他实践的是“自然农法”,

就是不用任何方法,任由那块土壤自然地生长,

作物间间隙也要特别大,不能相互挤着,

这样作物才会过得开心。

不开心的作物怎么会长好呢?

所以,六的地里每年都能

产出最丰厚最美味的果实,

足够一家人一日三餐的需求了。

每次收成后,

六都会把一部分的食物晒干,

刨出种子,留给下一季播种。

在分隔出的土地上,

他遵循 “轮作” 原则,

绝不在同一块土地上连续种相同的作物。

很多人都说羡慕六的生活,但他说:“不喜欢的话,特别苦特别累。

其实,六并不富裕,所有的收入来源几乎都依靠这几亩租来的田地。

农忙时节,他总是天刚亮就泡在地里,摸黑才能回来。自己种的水稻、麦子和蔬菜,还有自家酿的酱油、味精、醋和米酒,阿雅做的火麻油、护肤品、蛋糕等等,都可以拿去集市卖。偶尔他也会去古城酒吧演奏,给朋友做做乐器,赚点零花钱。

阿雅用院里母鸡下的蛋烤的面包,特别香!

六卖的味增汤料,火麻油面霜等等

他坚持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摘菜,然后骑三轮车送到集市。“那会儿的菜最好,最新鲜。”就连火麻油也是刚榨两三个星期以内的,他才肯卖给客人。

六经常说:“在中国,好的东西就是贵,我不喜欢。我喜欢很多人吃我的菜,因为它们新鲜、自然。我喜欢让一般的人也能吃,不是只有有钱人才能吃。”

榨油的机器

自已种麻子、收割、冷榨,做的一系列麻子油护肤品

朋友们夸他“什么都会”,他却说没什么特别的,以前的老农都是这样,自给自足,亲力亲为

对孩子的教育,他说跟农法一样。“在小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我们不能给太多东西,不然他长大之后就不结实,但是必须要有一些东西,够了就可以。”

一有空闲,他和妻子会带孩子们到农田里、到山里去撒欢。向大自然学习最基本的知识。孩子们的童年虽然没有高科技的玩具,但脸上却是红扑扑的健康色。

六总是一副安然自若的样子,唯有谈到未来孩子的教育,他才会露出一点点犹豫不定。

“这里三千块一个月的私立幼儿园我付不起,但日本没有这么贵。至于普通幼儿园,看孩子们的喜好吧,不强求。”

为了孩子,他们可能会回到日本,但他们依旧向往四处游走的生活。只要孩子们愿意,他们会带着孩子一起游走世界。

阿雅做饭的时候,孩子们会在一旁认真的看

六曾经说过:“如果我们认真生活,我们需要的东西,它自然会来,你要相信它。

眼下,有老婆孩子,有家庭,有工作有房子,内心坚定,生活简单而快乐,六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就算是望着天空发呆,也是舒服的。

“年轻的时候必须要多干活,才有好的生活。虽然日子过得很辛苦,但辛苦就是幸福。”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她画出女人最尴尬的日常,撩到138万粉丝,痛点神准...

你说, 哪一张不是你? 女生的尴尬日常...

看了他们造的房,才发现婚姻不是坟墓!

不惊天动地,只是慢慢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