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辛劳工作后,他跑北京郊区找遍100多个村子,盖了座土掉渣儿的小院,寻回往日时光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距离北京120公里

群山环抱间

柿子沟静静的掩藏其中

有个人曾走访了一百多个村落

偶然遇见这里后

就再也挪不动脚步了

他就是曹一勇

一个60年代出生的建筑师

1990年大学毕业

被分配到国有部属设计院

当时每月拿105元工资的他

上下班骑自行车

对于曹一勇来说

那是清贫、勤奋并快乐着的年代

30岁那年

他成了国资委直属设计院的总建筑师

工作异常繁忙和死板

几乎每天都是西装领带

泡在办公室里埋头画图

同样也是30岁那年

曹一勇拥有了人生梦寐以求的第一辆汽车

尽管只是一辆排量0.7升的三缸奥拓

但丝毫不影响他的脚步

生活半径从300km扩大到1000km、直至5000km

骨子里的他是一个狂热的自驾游爱好者

曾翻越千山万岭

终于站在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大本营

也曾信马由缰偶入偏僻农家

望着空旷的草原整晚发呆

曾除夕夜聆听九寨沟冰裂的声音

看着冰霜一丝丝爬满枯草

也曾沿着呼伦贝尔草原直至大兴安岭尽头

一路向西近望阿勒泰摄影天堂禾木

也因为深度冒险的自驾游

拥有了一帮“无兄弟不越野” 的挚友

恍惚之中仿佛划定了人生轨迹

直到……

直到有一次

他们自驾来到江西婺源的自然古村落

从大都市的写字楼到赤脚站在泥土上嗅闻芬芳

曹一勇觉得好像寻到了一丝和童年记忆相关的记忆

于是,想要建造乡村民宿的火苗第一次出现

2015年

承担北京政府周边农村规划工作的契机

曹一勇有机会深入到农村

零距离接触了很多的农民

深切感受到了农村神火的

渐渐地,多年前的小火苗开始燎原

一年多时间

曹一勇深入的村落不下100个

和村里的大叔大婶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朋友开玩笑说他老了

但他心里明白:心静下来了

曹一勇把自己建筑设计公司的团队聚在一起正式开始了乡建之路

北京周边成为他们开始的地方

用了大约1年多的时间

走访帝都周边各个县区

造访了许多村子

终于在水泉子村31号

建了原乡里·水泉031

2016年9月30号试营业

度过了北方山区寒冷的冬季

原乡里·水泉031到目前为止

入住率接近84%

但曹一勇却不曾停止脚步

一直再寻找梦想的下一个出口

2017年金秋时节

原乡里第2家店

在文章开头那篇柿子林里诞生了

它有一个并不洋气的名字

——原乡里•柿子沟

原乡里•柿子沟深居中峪村

距离北京自驾车程小于2小时

距离保定满城区15公里,车程25分钟

这个村庄的存在

是满城县志中浓丽秀逸的一笔

又仿佛可以遗世独立

远离大小景区的喧哗

它明净与缓慢

散发着一种“乡村主义”——

这上接天、下接地

“中间”有与你共生的万物

村落独有的石板瓦

自唐天宝元年之始

从他域文化中并蓄兼收

给原本朴素的泥墙

凭添了一份安详与平静

建筑外墙上

以当地砂土研磨成料绘制而成的

栩栩如生的墙皮彩画

经久不掉色

代表趋吉避凶的吉祥寓意

弥足珍贵的乡村元素

令柿子沟民居颇具灵性

令曹一勇开始讲究“将就”

“将就”最真实的记忆

那是人性最纯粹的体现

在村落规划设计上

尊重村落原有的空间肌理

与村庄整体的发展严丝合缝

在材料运用上

他们常常采用旧瓦、竹子

老砖这些简单的乡土材料

当然

现代人对于舒适度的需求也会被照顾到

比如增加更好的保温隔热设施

更加宽敞的活动空间、舒服的地暖

室内的陈设看似随意却样样讲究

陶器里插上山野中新采集的野花,带着野趣

厨房里各色器具一应俱全

茶具里泡着清香的龙井

果盘里盛满水果

推开窗看漫天星空

随意的穿着拖鞋在院子里散步

夜来香不甘寂寞的绽放

爬上床进入沉沉梦境

然后,等待清晨的狗吠把你叫醒

院落是传统北京合院式风格

院子里有孩子喜爱的沙坑和欢快蹦跑的空间

也贴心了的规划了烧烤的区域

有一切现代化功能设施和舒适度极佳的家居用品

院子里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大小鱼缸

看荷叶微动,鱼儿穿梭

吃过晚饭,搬个舒适的躺椅坐在当院

扇子有意无意地扇着

沏壶小叶茶慢慢地喝着

没有比这更惬意的夜生活

院子里青砖、石子人为的划分出不同的区域

这边种蔬菜、那边是果树

却神奇的符合人们的审美

乡土建设是在人类参与改造中逐步形成的

而“田园风光”也是一定要与人类活动交织在一起的

乡哩吧就是这种概念的体现

乡哩吧是原乡里·柿子沟的公共社区

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任你是团建还是轰趴

都可在此弄花品茗坐享美食

各项玩乐功能一应俱全

原乡里·柿子沟用极致简朴的设计

还原了记忆里北方乡村最好的时光

用原乡生活的体验

打通城市与乡村之间的隔阂

住惯了丛密高楼

不如回到平房小院

看天上云卷云舒

让生活回到最简单美好的模样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宽眼距塌鼻梁就是高级脸?这个给Dior走高定秀的1...

  在超模圈,最吃香的大概就是一张“高级...

75岁老爷爷常年见不到孙子和孙女,把思念全都画到了...

  龙应台的《目送》中有这么一段...

高以翔猝死 欧阳娜娜转贴文「同行要保护自己」 网友...

艺人高以翔27日在录影时猝逝震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