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登山的神仙眷侣盖了座山,张丰毅慕名而来,还有人一年来7次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今天要说的

是一段跟早恋有关的故事

有个热爱民谣的男人

外号王胡子,本名王喆仡

中国美院油画系毕业

后来做了20多年的设计师

担纲了很多大型项目的设计

就在事业稳定前程似锦的时候

他放下一切去大山里盖房子了

王胡子从小在海边长大

对海鲜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可就是这么一个从小捞螃蟹摸蛤蜊的人

却阴差阳错的跑去了大山里

还真是让人费解

纵然他每每对着来访的媒体说

自己对大山是如何痴迷,如何神往

反正我觉着

他就是在城市里待腻了

想换个活法

在王胡子那个年代

考入国美是一件相当了不起的事

而当四年大学时光过去

翱翔于天际的梦终究要落到实处时

王胡子选择了做设计

说到底,面包还是要吃的

此后的20余年

王胡子始终在设计圈里拼杀

不是在和甲方磨嘴皮

就是在周而复始地更改设计稿

我猜他打心眼里是不喜欢这种生活的吧

所以积压了太久的阴郁愤懑终究还得爆发

突然有一天

老王甩手不干设计了

紧接着,遥远的山拔地而起

等一等

这里要说说另一个人

王胡子人生中的灵魂伴侣

——美女姜

和大多数早恋故事一样

他们十几岁时便相遇、相恋

却因为某些不得已的原因分开

——美女姜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一走便是20年

在那个网络不够发达

手机也没有普及的年代

这样的离开无异于永别

在那段分离的日子里

他们各自相安无事地生活

没有任何交集

直到20多年后的某一天

一个老乡给了他们彼此的联络方式

才让这对相隔万里的恋人得以再续前缘

2009年,美女姜放弃美国的一切

回到中国,回到王胡子身边

开始有彼此陪伴的第二人生

他们经常去云南旅行

足迹几乎遍及整个云南

晃荡在丽江的酒吧,依偎在无垠的洱海

看过元阳梯田,也走过版纳高空走廊

在一次次的旅行中

他们渐渐萌生了逃离钢筋水泥的想法

找那么个远离城市的大山

开三分地,盖一间房

最好能符合所有桃源般的想象

2014年的一天

王胡子和美女姜到莫干山玩

穿过狭窄的劳岭隧道

眼前豁然开朗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这不正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吗?

两个人看上了一栋山中老宅

这是一座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民居

通往门口的小路荒草丛生

因为长时间无人居住显得异常萧条

美女姜做事雷厉风行

三下五除二落实了改建手续

思维缜密的王胡子却喜欢慢火熬汤

接下来的事,都是他在慢慢做

王胡子虽是设计出身

但要操刀给自己设计一个山里的家

却费尽了心思

因为这里有他此生最爱的女人

他要给她这样一个温暖的地方

让她既可以和天南地北的人谈天说地

也能在自己的小院里虚度光阴

去莫干山,出了劳岭隧道

就是王胡子和美女姜的家

——“遥远的山”

茅草屋顶

有点杜甫草堂的意思

大门的门头上、东南亚风情的亭子上

覆盖着厚厚的茅草

亭子里摆了板桌

看上去已是上百年的高龄

还有一个碗大的豁口

让人忍不住猜想它曾经经历了什么

温暖的壁炉,舒适的沙发

午后阳光从环绕大落地窗的竹子间照进来

点亮了桌上那个晶莹剔透的淡蓝色花瓶

房间内墙是以稻草、泥土

和混凝土混合制成的土墙

浅黄或是米白

看上去粗糙却又温暖

温暖和舒适是民宿的第一步

在遥远的山

内部设施都是超五星的配置

冬有地暖,夏有空调

喝纯净水,睡乳胶垫

白天坐阳台喝茶

享受“门有千竿竹”的惬意

某一刻你会突然想起科恩的名言——

“万物皆有缝隙

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当黑夜降临

暖黄色的灯光依次亮起时

那些竹子仿佛化身为点石成金的魔杖

在夜色的衬托下,清晰而美丽

有美女姜在

遥远的山就是活泼的,热闹的

她可以轻松驾驭各种方言

英语更不在话下

作为一个资深的登山爱好者

她会热心地建议你

冬天是去梅里雪山最好的季节

阳光下辉煌的“金山”

定会让你感动得落泪

她还会给你讲讲

他和王胡子是如何在冰天雪地里

花上11个小时徒步雨崩

然后亲身经历“神瀑”的神奇

顺便笑话一下有高原反应的王胡子

每走12步就要歇一歇

最后在满脑子可乐的诱惑下

总算支撑到了住宿地

王胡子把遥远的山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家

也正是这种客人当成朋友的经营方式

让遥远的山很快就做出了口碑

“不少客人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来的

一位上海的客人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来了7次”

著名演员张丰毅也曾来到这里

度过了愉快美好的时光

据说王胡子在设计公司做设计的那段年月

常年没有笑容

公司里的人都不敢和他说话

而如今进了山的王胡子

整天都乐呵呵的

好像变了一个人

话说回来

如果没有了这二十年的积淀

也就不会有今天遥远的山

没有任何成功是毫无原由的

王胡子心里住了个少年

他喜欢吉他,喜欢民谣

喜欢一切未曾体验过的东西

永远充满好奇心

一段沧桑而孤独的歌声响起

“我最喜爱的歌手,科恩”

王胡子说

如果你去过那座遥远的山

在一段久没有人走过的田埂草丛中

那里有向阳的山坡

在枯涩昏暗的台灯光圈外

意念春光,静享人生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世界末日比僵尸更可怕的是人心!《釜山行2:半岛》曝...

 2016年上映的韩国灾难丧尸电影《釜山行》找来韩...

格里·克鲁斯 逆风呼吁「停止制造黑人霸权」反遭网友...

因为非裔公民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

世界唯一大学毕业的猩猩,结局却这般悲惨

  人, 终归是自我扩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