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捡破烂的光头设计师,爆改姑苏18间破房,村民:垃圾竟然还挺好看

相关文章

分享此文章:

从小就被教育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但是以貌取人这种低级错误

我又犯了一次

他叫汪拓

别人都喊他拓哥

光头、浓眉

左手一支烟,右手一壶茶

腕上还缠条大珠串

翘着二郎腿,点了一支烟

我险些以为他是个“黑社会”

其实拓哥真不是什么黑社会大佬

而是个被甲方虐了二十多年的设计师

和所有的乙方一样

电脑里的文件名只有三种:

“最终修改版”、“死也不改版”、“改了就死版”

△汪拓的服装设计

做了20多年的设计工作

“翅膀硬了”的拓哥出来开了自己的公司

他开始“玩”

——玩工艺品,玩服装,玩软装

写些小诗,计较一草一木

他还爱收集那些老物件

家具,摆件,挂饰……

身边的人都管他叫“捡破烂的”

2016年初

拓哥来到太湖边上的柳舍村

长长的巷弄里

每户人家的门框石头上刻着不同的横幅

“紫气东来”“安康喜乐”

可奇怪的是

村里看不见什么人影

询问后得知

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务工

只剩下老人与孩子和一些空置的房舍

在世界飞速发展的当下

这个村落的存在恰如世外桃源

节奏缓慢,生活安逸

拓哥瞬间被这里的美景勾住了魂

他想把这里变成自己的秘密基地

刚好还能做成个民宿

把家里那些装不下的老家具都用起来

首战就遇到了不小的挑战

因为房屋都是村民的私有财产

谈判过程异常艰苦

经过不懈的努力才终于达成共识

拓哥租到了四栋房子,一个旧学堂

一共1100平米

紧接着又是下一个麻烦

园博园4月18号开园

周围的一切施工都必须停止

3月17号租下房子,4月17号就要完工

时间只剩下一个月

于是拓哥带着他的团队

开始“鬼子进村”了

房子的墙大多都是空斗墙

轻轻一推就大片大片的倒下

一边拆还需要一边加固和修补

年久失修的房子就像风烛残年的老人

颤颤巍巍,一碰就倒

这个问题刚解决好

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

整个改造过程充满了心惊胆战

这一个月里拓哥依旧是个爱捡破烂的人

在村民家门前看见什么

都要上前去好好“盘问”一番

他们要扔的,拓哥捡了

他们不舍得给的,拓哥买了

很长一段时间

大家伙都以为汪拓是个捡破烂的“黑社会”

可时间久了

村民们原本会拿去田里扔掉的大小物件

都开始主动送进拓哥的小院

真的只用了一个月

拓哥和他的团队做到了

并且还按时开了业

拓哥给这儿取名为“右见·十八舍”

村里的房子是白墙,十八舍也是白墙

村里的房子是黑瓦,十八舍也是黑瓦

你不仔细去找

很难在一堆苏式民宅中发现这里

“右见”两个字

用钉子密密麻麻扎在老旧的木板上

拓哥说:

经过日晒雨淋的钉子会生锈

呈现的独特美感

再配上钉子精神

都是右见·十八舍想要传达的品格

在他看来

做民宿不是造间房子了事

而是要一头扎进土地里

一头扎进秀美的风景里

推开一扇木门,进入小院

洞窗借着院中花木自成一景

又有了遮挡

小空间立即有了层次感

里面还有一棵树

据院子之前的主人说

这棵树和他的孩子一样大

是颗桂花树

施工期间确实没花多少钱

更多的是废物利用

在右见·十八舍中

处处可以看见老物件的摆放

庭院里

村民丢弃的破铜罐瓦通通当做宝贝收回

用巧妙地设计进行再利用

路边拖来的枯树枝、干的葡萄藤

也都成了民宿里头的装饰

挂在公共休息区喝茶的顶上

放心,不会掉下来的

尽头的雕花柜子也是拓哥的收藏

摆在屋子里抢尽了风头

无论是谁来都要过来好好看一番

有些客人还吵嚷着要买回家去

拓哥当然不答应

毕竟都是自己最稀罕的宝贝

一把老椅子

同时也是梯子

蕴藏着先人不朽的智慧

战斗机形状的复古小电扇

是拓哥专门找人定制的

小巧可爱

风力却不容小觑

房间名字的设置上

拓哥特地参考了诗经

十八个房间,十八个主题

都是从中国的传统颜色中提取一味作为设计元素

桃之夭、康棣华、烟水晴岚……

每个空间都花尽了小心思

赤色主题的房间: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

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诗经 · 陈风 · 东门之杨

茶色主题的房间:

飒飒东风细雨来

芙蓉塘外有轻雷

— —无题 · 李商隐

当家长带着孩子进入房间

发现墙面上的字竟然有不认识的

不要说孩子

大人估计也要打开手机查找一番

寻得结果之后振振有词地念出

这也正中拓哥的一番小心思

负责打扫日常的阿姨有说有笑

瞧见哪儿花开的正好

便顺手采一把回来替你插上

采摘了新鲜的蔬果

又能巧手做得一桌美味

清晨,三两声笑语落进耳朵

阿姨会给每个来的人奉上一碗清爽的白米粥

酥脆香葱薄饼

再配几碟小菜大快朵颐

忽然感觉内心被丰盈的幸福感填满

午后,趁着秋风看看书

享受片刻的宁静

这是每个都市人渴望而不可及的

门口孩子们笑着闹着

身后跟着那几条眼熟的“阿黄”

远处有稀疏的叫卖声

光透过头顶的石榴树照下来

总是一不小心就把你“哄”睡着了

拓哥把一家人都接到了这里

自己常常悠哉的坐在院子中看女儿玩闹

和老友们喝茶侃上半天

偶尔兴致来了

还爱做上几首小诗

把日子过的诗意极了

辞了“正经工作”之后

拓哥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设计服装、设计首饰、收藏家具

还造了右见·十八舍

虽然他留着个光头,面相凶悍

有“黑社会”的重大嫌疑

但事实上他是个心地善良

爱交朋友的热心肠

情怀是个好东西

每个人都向往

但是拓哥知道

我们也都应该知道

能够支撑起梦想的

绝不仅仅是情怀

延伸阅读

留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Advertisment

热门文章

「敏锐察觉他的坏心情、适时叮咛替他分忧…...

很多人都认为,男人贴心很加分,女生贴心只是理所当然...

她被誉为欧洲第一美人,真人版茜茜公主,人生却落得这...

罗密·施耐德,永远是奥地利最美的公主。

其实妓女有心,只是将军不信。

她叫西冈雪子,日本人叫她艳艳,玛丽小姐,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