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眼泪为谁而流?他是一个注定要被写进史书的中国商人!

12:47 下午 | | No Comment

当中国人还在为是否延迟退休而焦虑时,马云却提前退休了。

55岁的马云,提前退休不是为了能早点拿养老金,而是想着去海边度假,他曾说:“我不想死在办公室里,我想死在沙滩上,我不希望我80岁的时候还在开董事会。”

今晚,马云终于如愿,含泪离开了那个奋斗20年的办公室。

01

阿里的爸爸

六年前,在淘宝成立10周年的庆典上,马云宣布卸任CEO职务。

当天,马云最后一次以阿里CEO的身份演讲,称自己期待这一天很多年了,而且相信年轻人会比自己做得更好。

面对八方来客,站在演讲台上的马云开心地说道:“从今天晚上12点以后,我将不是CEO。明天开始,我将有我自己新的生活;明天开始,生活将是我的工作。”

此后,卸任CEO的马云,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身教育、环保和公益。

今天,马云连董事长一职也放下,彻彻底底地做一个富贵闲人。在今晚举行的阿里20周年庆典上,宣布退休的马云眼含热泪。

昨天,准备告别同事的马云,回到阿里滨江园区,现场气氛热烈,第二天可以不用上班打卡的马云更是兴奋异常,还没等下班就在3:40离开了办公室。

据阿里的内部通报,鉴于马云同志最后一天下午3:40即离开工作岗位,根据公司考勤管理规定,对马云同志作旷工半天,扣发当月全勤奖的处理。此外,鉴于马云同志未到65周岁提前退休,退休津贴按65%发放。

人未走,茶已凉?幸好马云家底丰厚,不用靠退休金养老,缩水35%对他的养老生活影响不大。

不过,马云并不认为自己马上就要进入养老生活,就在十天前,他曾表示,“我还有两周不当阿里巴巴董事长了,但绝不等于我不创业了,绝不等于我退休了。世界那么美好,我们多去做做,多去试试,多去看看,多折腾折腾,挺好!”

马云退休,退而不休。中国不能没有首富,阿里不能没有爸爸!

02

中国的商人

马云曾表示,不要叫我爸爸,请叫我老师。

一年前,马云就透露了自己退休后的规划,希望回归教育,“关于我自己未来的发展,除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为合伙人组织机制做努力和贡献外,我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

当年的英语老师,如今的中国首富,今后又要成为一名老师。马云,难怪那么喜欢发表演讲,原来他对老师是有执念的,他骨子里就“好为人师”。

既然要做老师,那就应该博览群书,温故知新,不然胸无点墨的师者岂不误人子弟?

中国的“群书”,最多的就是历史,史书就是中国人的圣经。然而,当马云翻遍中国的史书之后,却发现一个令人惊骇的事实——中国历史上的商人,大多难以善终。

以儒家为代表的传统中国文化,原本就与商业难以兼容,孔子就曾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追逐利益的商人入不了儒家士大夫的法眼。

在儒家氛围浓厚的中国传统社会,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天然排斥靠着贸易和经济活动盈利的商人,士农工商,商为最末,是最被人瞧不起的职业。

于是,商人几乎成为骂人的词语,商人奸诈,所以“无商不奸”;商人无情,所以“商人重利轻别离”;商人冷血,所以“商女不知亡国恨”。总是,商人不是好东西!

儒家士大夫,进可以批上官袍,退可以穿上僧衣;得志时可以戴上官帽,失意是可以披上袈裟,甚至还可以扛起锄头,“耕读传家”做农民,但就是不能拿起算盘做生意。

于是,那些生意人都是前脚天堂,后脚地狱,官大的吕不韦、钱多的沈万三、女人多的胡雪岩,无一例外身死财散。

中国的商人,真的就不能全身而退吗?

03

范蠡的智慧

勾践灭吴,丞相文种被逼自杀,而范蠡却全身而退。

辞官归隐的范蠡,定居齐国海边,很快就积累了巨额财富,家资巨万。消息传到齐王那里,齐王请范蠡进宫,拜其为主持政务的相国。

然而,此时的范蠡却萌生退意,他感叹地说,“居家过日子我能积累数十万资产,当官搞政治我能做到卿相这一级别。老是身处高位,名气冲天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完,范蠡就辞了相国的职位,分了家产,带着妻儿老小飘然离开齐国。

范蠡是中国商人中的一个异类,是一个非典型代表,与其说他是一个商人,倒不如说是一个政治家。对他而言,赚钱不过是打草搂兔子的副业。

正因如此,所以他有着极为敏感的嗅觉,能在勾践起杀心之前离开越国,能在齐国内乱之前离开齐国,至于那万贯家财,于他而言,不过是唾手可得的粪土。

可是,偌大的中国又有几个范蠡?古有范蠡,今有马云。

去年,马云宣布准备退休,我发过一条朋友圈:如果有人问我,中国企业家中谁最有断臂求生的魄力?我的答案是王健林。如果问我谁的嗅觉最灵敏,答案是马老板。

马云曾一度求仙问道,我对此很不以为然。现在看来,马老板的确是大彻大悟,面对亿万家财居然也能轻轻放下,挥一挥衣袖去当老师,几乎可以比肩两千多年前的陶朱公。

卸任阿里董事长,远离商业江湖,这是马云深思熟虑的决定。去年,他首次宣布退休的时候,有阴谋论称其被逼无奈,对此马云高调地反驳:“这世上,没人能干得倒我!”

马云,还是那个富可敌国的爸爸,霸气外露……

04

马云的眼泪

中国商人的谢幕,往往带有戏剧性,有时甚至是悲剧性。

胡雪岩的传奇,让人感慨;黄光裕的坠落,令人唏嘘;贾跃亭的出走,叫人无语;茅侃侃的离世,令人伤感;牟其中的入狱,让人悲壮;王石的游学,更是让人哭笑不得。

在这些谢幕和告别之中,马云独创了另一种转身,一种前所未有的谢幕和告别。

这位“钱多得睡不着觉”的中国首富,曾对媒体说:“(卸任阿里董事长)这不是突然的决定,而是我深思熟虑、审慎的决策,为这个计划我已经准备十年。”

在人生的高光时刻选择谢幕下台,在事业的巅峰时期选择急流勇退。这样的人,古今中外都不多,美国有华盛顿,中国有曾国藩。

前者在打赢美国独立战争之后选择解甲归田,从此做一名农夫,老死乡间;后者在灭掉太平天国之后遣散军队,从此做一名听话的棋子,任老佛爷摆布。

马云,是互联网的华盛顿,巅峰时解甲归田;是企业界的曾国藩,高光时刻急流勇退。从此,了无牵挂的他,便有了金刚不坏之身。

很多人想不通,明明能更上层楼,为什么要提前退休?

其实,这才是马云的透彻和智慧。他的提前退休,正如华盛顿的解甲归田和曾国藩的急流勇退,是参透人生后的大智大慧。

不信的话,看看上一辈的商业教父和企业大佬,而今安在哉?

海尔张瑞敏,联想柳传志,这两位曾经是中国企业界的活佛和教父,如今前者泯然众人,后者背负非议,唯一硕果仅存的华为任正非,近两年也步入多事之秋,不得不频繁出来跟媒体喊话。

这些比马云出道早、成名早、登顶早的大佬,就因为不知道急流勇退的道理,如今反倒各有各的“不幸”。

马云,不愧是全体国民的爸爸,而他今晚流的眼泪,也必将滋润他此后余生的每一天……

发表评论